Saturday, 13 December 2008

越界


我想像有一所自己的房子。

我的房間裡有攝影棚、畫廊、寫作間和咖啡廳。攝影棚裡掛滿我的攝作,有人相、景觀、建築、靜物等特寫照。畫廊牆壁的右角落漆有一個半身女孩,單純又嫵媚地望 著前方。畫廊天花板的一盞燈眼,鬼魅瞪著那個女孩。畫桌上攤開一副未完成的水墨畫,山水的殘墨,與寂寞的女孩,奈何地相互容忍著。窗外是鋼骨水泥,寫作間 是心的收容所,收錄主人的生活而咖啡廳則是讓心靈靠岸的地方。
後來我發現擁有這樣的一所房子不是太難,我幾乎在一夕之間,把它建立起來,就在一個叫作網絡的地方。

你可不可以不要一遍又一遍地寫你的故事給人家看了?這是清晨,青蛙剛醒來,看見我又對著電腦管理部落格,很不高興地說。

你為什麼老是針對我寫部落格?”“你這樣做會讓別人太了解你呀!甚至比你還了解你自己!如果有人心懷不軌,他可以通過你的文字輕易地操控你!青蛙說。

你想太多了!我告訴他,前陣子我把自己背脊骨動手術的經驗發佈時,有部落格友告訴我,她之前不敢面對腦部常常發痛的問題,看了我的分享以後,她決定進行透徹的腦部掃描!我為我的文字感染力引以為豪。後來她要了我的地址,給我寄了一個幸福包裹,幾張感人的電影光碟,說要和我一起加油。

她或許在撒謊!青蛙說的這句話,激怒了我,我對他喊道:可惡的,她沒有這個必要!青蛙說了更荒唐的話:她甚至可以是個男人。”“你這,這,真是他媽的!前室友的口頭禪,不小心從我的口中溜出,連我自己也有些驚訝。

我們沉默了五秒鐘。電腦傳出抗毒器恐怖的警號聲,它逮住了一個病毒。我用滑鼠點擊了刪除二字。咔嚓一聲,病毒死了。青蛙坐起身,想打破尷尬。他轉換了語氣,溫和地說:寶貝,請相信我,在部落格里坦露是不安全的作法。

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吃了火藥。近期我們為這個課題的爭執,太頻密了。是,我相信你,你是騙子,把我從網絡騙來這裡聽你發悶氣!我站起身,套上牛仔褲,拿了書包:我上課去了!說完不等他回答,就踏出了門。其實,今早的課已更換去下星期,但我不想留在這裡跟青蛙作無謂的鬥氣。

青蛙,是我的男朋友。大一那年,我在網絡參與了一個編輯室。編輯室的成員是來自本地各大學的學生。我是休閒組的組員,負責編排休閒組的文字。青蛙是時事組成 員,負責寫時事評論。總編輯向所有新加入的編輯要了個人資料與照片。編輯名單公佈時,青蛙的資料剛好與我的資料並排。我逐一看編輯員的資料,室友剛好經 過,指著熒幕上青蛙的照片說:誰喔,很帥喲,跟你很稱哩!”“無聊!我白了室友一眼,卻望了照片旁的名字一眼:青蛙。嘿,真夠假。青蛙是難看的,你是嗎?我對青蛙的第一個評估,是這樣的。
年中假期,總編輯召開見面的會議。會議進行時,新編輯們首次會面,感覺很奇特,大家似乎很陌生,又非常熟悉。在網絡里聯係了好一段日子,真正見面時,氣氛還是有些不自然。那次會議,我沒有跟青蛙交談。他不只長得帥氣,而且個子高大。會議中途,總編輯拍拍他的肩膀說,你們要向這位兄弟多多學習,他替我們的第一 份刊物促銷了三百冊!我們熱烈地鼓掌。看來這位叫青蛙的美男子,兼備實力。

那天的會議,我們商討了一系列接下來編輯室將籌辦的活動。會議結束前,大家把各自的真實姓名寫在匿名旁,也留下了地址和電話。總編輯說之後會給每人通過電郵發送一份。

人的記憶很奇怪,我氣呼呼地走出家門後,不知道該往哪裡去。系友芳曾經在我猶豫著該不該搬去與青蛙同住時說:別擔心嘛,你們吵架的時候,我收留你就是!而之後,她的男友搬入了她的房,所以我跟青蛙爭執時,總不成到她那里當電燈泡。我開著車子到第一次與青蛙約會的體育館去。坐在長長的凳子上,回憶著我們的愛情。我說回憶,是不是因為,我們的愛情已經死灰?

我的手提電話息上了,青蛙不會找得到我。我安靜地坐著。體育館裡,三個球場是空的,或許是周日的緣故。被佔據的球場,幾位男同學在對打羽球。一位女生坐在我隔壁的凳子上,看上去像陪著男朋友來的。間中休場的時候,一個男生走來她的跟前。女生取了手巾,幫他楷了汗。

……請問是……鴨子嗎?我接了電話,是一把陌生的聲音,找的人是我在網絡編輯室裡的暱稱。 嗯,是的。你……哪位?找我有事?電話筒傳來的聲音微抖:我,我是青蛙。總編輯有告訴你,我的事?哦,竟然是青蛙。奇怪,他的事為什麼要告訴我:啊?你的事?總編輯?沒有呀。什麼事?”“……”他有些吞吞吐吐:我們下個月尾辦的網絡編輯室羽球公開賽,你可以……可以當我的隊友,打……混雙嗎?”“嗯,我…………”我學著他,有點口吃似的說話。 ……可以…………答應我嗎?我真的……真的很希望……你可以當我的partner

在青蛙的再三要求下,我答應考慮。最後,我們結伴出擊,贏了個亞軍。想到這裡,我突然笑了。球場上,穿著白色短褲的青蛙,向我走了過來:我們入場吧。揮著球拍,他拼命地接每一粒球……

我們碰巧地念同一所大學,在同一個城市。我們,算不算是網絡情緣呢?

我們算不算是網絡情緣呢?他似乎忘了我們的相遇始於網絡。他討厭我在網絡裡發布文字……我寫給報館的文字,他看也不看,每次興奮地拿到他的面前分享時,他只是摸摸我的頭說Pandai咯,我的寶貝。我以為我們相遇編輯室,大家都喜歡文字,他會喜歡我的文字……噢,現在只有網絡上發布文字,才可以給我帶來滿足感,我要如何戒掉?我們又吵架了,為這事。我應該怎麼辦呢……”

我溜到圖書館的電腦上網,發布了這麼一篇日誌。

我喜歡寫作。在很小的時候,就常常投稿。但我不是作家,我的文字雖然會被編輯接受,刊登於副刊,卻從來沒有一個屬於自己的讀者,告訴我他或她喜歡我的文字,我的文字讓他們有那麼一丁點的感動。部落格不一樣,當我發布每一篇文字時,總有那麼一個兩個或者三五個讀者,告訴我他們對我的文字的痴迷。有時候他們給我 一些改進的意見,幫我校對錯別字,又或者分享他們的體驗,彼此交流。
我深愛著我的部落格友,我相信他們是真誠的,像我寫作時一樣的誠摯。雖然後來,我發現那個尤其讓我感動,給我寄包裹的部落格友,確實如青蛙所料,是個男人。而他,他的代號,叫棕宇。但我還是沉迷於我的網絡王國。或許它的若虛若實,讓人有想像的空間。而想像,總比現實來得美好。

我的留言發布沒兩下子,就收到棕宇的答复。不要難過。到海邊去吹吹風,一切都會變好。”“哦?海邊?以前我的他常常帶我到海邊……突然有點懷念大海了。我回應。那,就到海邊去吧!幾秒鐘後,他說。我不想一個人去。我按了按鍵,點擊發送。讓我陪你去!棕宇說。……

我們沒有上聊天室,只是在我的咖啡廳裡一問一答的,留下了長長的對話。然後我們見了面,第一次見面。除了網絡編輯室裡的編輯們,我第一次與網友見面。

海很遼闊。天很藍,雲很白。長長的沙灘,我們走在那裡坐在那裡躺在那裡。我喜歡海,我喜歡踩著浪潮,聽海浪歌唱;我喜歡躺在沙灘,淋日光浴。輕鬆,自在,像我在部落格里寫字、作畫、聊天,無拘無束。青蛙,你怎麼不能明白?以前你也常伴我到海邊的呀!怎麼住在一起以後,一切都不一樣了?

棕宇的個子矮小,大概和我齊高。他和網絡上一樣親切,一樣聽著我說話。他偶爾回答我,冷靜的,思考的。他的眼睛很大,鼻子很高。他的臉很白,側看平平的,要不是那些突出的五官,你會以為那是一張平面的紙張。他的聲音很沉,發音雖然帶有濃濃的客家音,卻比青蛙清晰。我們從上午一直聊到夕陽西下。

太陽從高空很快地滑落時,我的心突然湧現落寞,害怕夕陽完全掉下以後,回到青蛙的房裡,又跟他鬥嘴。

沙灘上已經沒有人,棕宇站得離我很近。他的身幾乎就要貼著我。我們的距離愈是靠近,我的心越慌。鴨子……”棕宇叫了我的暱稱。 ……”我退了一步,應了一聲,低下頭,心跳劇增。棕宇踏前一步。他高高的鼻子,碰到了我的臉頰。我一慌,眼睛剛好觸及他閃爍著,凝視的目光。棕宇豐厚的唇,燙著了我的臉。我沒有抗拒。沒有。
他的口禽住了我的口,濕了。臉也是。五分鐘?十分鐘?我不知道,我沒有數。我們都沒有數。

時間,停了。停了嗎?

棕宇的手,突然伸入我的衣裡。我的心懸了起來,懸了多高?天空去嗎?太陽正一步步滑入海呀!

和青蛙同住了兩年,他不曾,不曾對我不規矩。我的呼吸就要停止了——不要!請你不要這樣!

太陽終於掉入深海。海洋被沉黃染透。天空,完全被黑暗征服。

太陽酣睡一夜,明朝總會一躍而起,照亮大地,規律了黑夜與白晝——像潮起潮落,永遠不會一邊倒。

人,卻不一樣。

昨日他躺在你的胸口呵氣送耳根子,引誘心頭盪意。像夢意像浪絲,爬上你的眉你的目,你的衣襟你的呼吸……今朝他套上翅膀,比鳥還輕盈。飛,你看不見他展翅,天空他已經消失,剩下云朵沉重欲墜。

我坐在青蛙的大腿,莫名其妙地哭了幾次。青蛙緊緊地抱著我,沒有問我為什麼,我的眼淚一直淋濕了他的肩。或許我是愧疚的。愧疚的是對自己,還是青蛙,我不清楚。他或許料到,我遇上了什麼事。我告訴青蛙,我不會再寫自己的故事,但我不能放棄我的夢幻房子。他點頭。

我又告訴青蛙,給他說一個笑話:有一隻貓,偷吃了魚。魚味很腥很腥,腥得之後一直殘留在它的喉頭,它想把味道嚥下它想把味道吐出反正想盡辦法要把它毀滅,可是它失敗了,含著的腥味噁心得幾乎把它熏死……

青蛙看著我,神情有點難過,有些沮喪。或許他聽懂了,笑話裡邊的曖昧。青蛙沒有說什麼,他只是拍著我的背,摸著我的發,輕輕地聞著:你的頭髮很香,很香。或許他不願意知道。

青蛙很好,青蛙真的很好,青蛙對我尤其好。只是在一起的日子長了,少了一種,比如說,鏘鏘鏘鏘,鍵盤的敲打聲中,天涯的你我,僅剩下一個按鍵的距離……——那樣的相遇,那樣的談情,是否動人一點,浪漫一些?

青蛙沒有說什麼,他只是摸著我的頭髮,輕輕地吻了我的臉,潮濕的眼。我很想對青蛙說,不要,不要吻我的唇,好嗎?我怕,怕他聞見那股腥,反胃。

我建一所房子,盼一個棲所,它卻淪為變賣靈魂的場所。



原載:5G華社頻道\2008年第一屆網絡文學獎\季軍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