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1 January 2009

08 ~ 冬游武汉 :湖北机上遇玄者


沮丧,不够。那不只是沮丧。
我把屁股坐在近廊的位子上,面无表情。靠窗的座位已经坐了个笑脸男子,接着又走来了四十几,神色严肃的大叔:“麻烦让让。”就这样,湖北空港航空的一排座位被填满。

机内空气沉闷。奇怪我第一次搭飞机时,还兴奋得好像自己是天神眷顾的飞鸟一样,想吹哨。看来环境被心境牵,多于心境因环境更了。

机上的米饭菜样有些反胃,味道咽在喉咙我吃了一半,就把饭盒盖回。喝了半杯苹果汁,又向空姐要了矿泉水,咕噜咕噜,白色药丸吞进胃里。

手握着笔,在随身携带的纸张上,胡乱地画着。严肃大叔突然递来张纸:“帮我写个字,好吗?”我眉头往一边额头翘:“什么?”“就帮我写个字,好吗?”笑脸男子望了过来,他脸上笑容一直那样挂着,我好奇他不笑的样子是不是太可怕,以至他不敢不笑?

“写字?什么字?”我问。“任何字都可以。帮我写个字,好吗?”严肃大叔原来会跟陌生人说话,我有些好奇:“算命?”“不。”惯性的表情,我再次翘眉。接过纸张,草草写了个繁体的“叶”。严肃大叔握着写有我的字迹的纸张,像里头藏有寻宝图一样,仔细端详。我看了他一眼,嘴角轻轻一边扬,继续回到自己涂鸦的专注。

良久。严肃先生抬起头:“你上有一个哥哥。你这个人,有个性。有些事你很有主见,而且坚持。”我的心重重地喔了一大声,家庭里上我一个正好是哥哥,有些事我坚持己见,有些事我没半点意见。是。但我脸上不动声色:“国家施行家庭计划,嘿!”“这个我不知道,我只是从你的字迹推敲。”

“你是从事艺术行业的……你对你目前做的事情不是太满意……”我正在作画,我目无神采,他这么说,有什么稀罕?——我心想。

“艺术行业,文字的。”他添了一句。我转过头,看了他一眼,此人脸上罩上高深。他的眼睛还是瞪着我的字:“有些时候你不拘小节,可是有些小事,我告诉你,你这样不好!虽然是小事,你会因此失去一些东西。”有些小事我不拘,我会因此失去一些东西!——玄——人!“什么小事?什么东西?什么东西?”“这个我不知道,我只能说你会失去一些东西。”

“你做事倒算有始有终,你之前做的事,和之后的事,是有连贯性的……”他大概说到这里,停了。什么小事,什么东西,混蛋骗子。光写个字,有这么神奇?“我每次写字都不一样,即使写同一个字也从来不可能一样,你怎么说?还有,你认为你说的这些,有多正确?”我冷冷,恰似平静得很地,问。
“就是在你不知道我要用你的字做些什么的情况下,以你最直接写下的字来解读。思由心生,这个你应该知道。你写的字可以解读你的事……”我没有回答,只是摇晃着脚歪歪头,笑是不笑。

飞机很快地抵达了广州白云机场,站起身提起背包,旅途所遇,玄者所说,我的思绪,回荡着……


2008.12.31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