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31 May 2014

夢田

 



梵谷有一幅名画《向日葵》(Vase with Twelve Sunflowers),小时候我不认识它。是月历上连缀成金黄色海的葵花涌动成波浪,层层向我涌来,拍打过我的心挟了我。我从来没想过有一天能钻进葵花田,感受那金橙橙的花粉雨点般落下,落在我的发梢上、染在我的衣襟边,直到去年的十二月天,伴侣若无其事告诉我:带你去太阳花田遛遛吧。真的吗?!坐在一旁两腿交叠的我,脚一弹站了起来,眼珠子放射出熠熠光彩。打从确定那一个信息起,钟摆的速度缓慢了,悠来晃去像是风烛残年的老叟苟延残喘。

最靠近我们的葵花田位于曼谷郊区Saraburi,说它近却有些远:吉隆坡去曼谷的飞行距离1251公里,曼谷去Saraburi的车程108公里。我非常不情愿看地图听导航器指示辨识路向,坚持伴侣派给我开车的任务。第一次开长途车程我感到疲倦,为了打起精神,一路上摸出薯片、鱿鱼丝、烤腰豆等吃不完的东西,嘴巴亦吐出一连串诉不尽的话语。就这样我们断断续续路过盘结成意大利面的大道,进入弯弯曲曲像小蛇扭动的小径。高耸入云的大厦矗立在曼谷市密集的钢骨森林中,平坦辽阔的养鱼场伸展于尘土飞扬的郊区两侧。公路上不时奔驰过拖走落难车子的卡车。它们的尸首躺在卡车上,有些头颅劈了开来,有些只剩下一只轮子,也有些瘫散成废铁,看得我心头紧缩,不敢冒失,尽开慢车。

车子到达Saraburi境地时,我期待的葵花田迟迟没有露头。鲜红的夕阳正往下坠,我怕赶不上看葵花要晚一天才能见到它,越过大街后就猛踩油门。很快,驱车去Sauchada度假屋的路上,葵花像是含羞答答的小姑娘,一朵一朵低着头,向着夕阳的方向展现在我的视野里。兴奋的情绪在心中涌动,把车停在路边,我跟伴侣出气不迭跑进密密麻麻的葵花田——眼前一片花花的金黄色真像翻卷着金黄色浪花的海洋啊!粗糙的葵花叶磨蹭着我手臂,叶茎上白色的细毛轻抚着我大腿,划下鲜红的印痕我浑然不觉。我用整个身心去感受风凉爽地吹,聆听叶片嚓嚓作响。我从来没看过成片的葵花盛开在玫瑰红的天空下,闻到沁人心脾的花香脑袋还费劲儿想:葵花果真有香气吗?跟眼前的景色一样是真?

暮色的葵花田十分静谧,只有几只鸟儿飞掠而过。欣赏着覆盖旷野的葵花妆容,它们的美丽使我产生在梦中的错觉。伴侣漫不经心拉起我的手,贴上他唇瓣呢喃道:好香啊,想不到葵花也吐芳香。我心中微醺,感觉脸颊边和葵花一样抹上了霞红,涌动的温柔是那么的熟悉。他弯下腰,伸出双手,小心翼翼摘了一朵小葵花送入我手中。我心里荡漾起的感觉,曾经在哪儿涌现过呢?哦,想起来了,邂逅伴侣那刻,我品尝过这样的滋味……


 


《马华文学》20146月号

去葵花田,住哪儿?   ♥  Sauchada Resort & Spa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