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19 June 2014

执笔的手

图:摘自《舞之恋》网

我有一双纤细的手,十根手指瘦瘦长长,骨感十足。父亲有一个迷思:从相学来说,这是艺术家的手——作画的手、执笔的手。父亲的迷思我不信,但那让我有力量。回想小六填写的志愿卡,那里填上画家及作家两个项目。至今我仍然以写作为乐、为作画而欢。我绝大多数的闲暇时间,都用来阅读、写作、画画。游走的时候,也有做笔记的习惯。

我发现,父亲每次读了我的文章,都说写得不错,但他不曾叫一句好,总严肃地跟我说,某某经典你必须读,这个词汇你怎么能不了解?我惭愧不已,父亲只受过基础教育,却博览群书、知识渊博,中文修养及文学造诣若果与我相较,他是个富翁,我是个乞丐。

一次,我无意瞥见父亲小学的成绩册,上面记录着作文比赛第一名。我的嘴巴张成一个大大的O字型。父亲年少时衣食尚缺,甭想拥有课外读物,每次只能趁着换节及下课时间,仓促把跟同学借来的读物快速扫描完。一本书,同学只肯借他一次;有时候,连借都不肯。初涉社会工作以后,家境依然窘迫,他把大部分的薪资都寄回家,剩下的钱,一定拿到书店去换一本书、两本书……三十本书,乐此不疲。

于是我明白了。所谓纤纤玉指是不是艺术家的手相姑且不表,父亲指的,大概是我命水不需劳力,诸多后天条件让我能够饱食无忧,多读多写才是真。

2014-6-19 中国报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