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4 August 2017

亲爱的母亲和小妹

母亲69岁那年与小妹的合影。


小时候,周末妹妹只要跟母亲去外婆家回来,就会没头没脑眼睛红起来:“我的功课忘记做了,怎么办?”母亲说:“现在快做,赶紧把它做完。”于是母亲伴着妹妹,看着她完成未完的功课,逾越了平时父亲规定的入睡时间,也就算了。

妹妹更小一些的时候,很粘母亲。母亲一踏出大厅门槛,她就挂着眼泪。母亲洗个澡,她也嚷嚷,非要跟进浴室。姐姐笑笑,说要用牛皮胶,把她跟母亲粘在一起才可以嘛。然后妹妹就有了个外号,叫牛皮胶。母亲没有上过学,却擅长算数。我按计算机,她用心算;她得到答案的时间,总比我短。母亲常教妹妹做数学习题。

母亲节俭持家,婚后养儿育女,就告别了花枝招展的少女时代,不再做时髦打扮。相簿里,她三十几岁,一张张照片上,都穿着图案老气的无袖衬衫、灰布长裤。父亲不喜欢女人整天着意打扮,画眉抹脂粉、双颊红红的女子,他说像妖怪。于是母亲不上妆,不穿高跟鞋,当然一张脸还是很秀气的。母亲就这样度过她的中年时光。

工作后,我们不时给母亲添购一些设计简单,但大方得体的衣裳。母亲嘴里总是说:“我很多衣服,别买了,别买了,整个衣橱都塞满了。”可是每一次,她穿上新衣裳,对着镜子,一张脸还是容光焕发。

有一年,母亲疼爱的妹妹,精心挑选了一件很漂亮的牡丹红旗袍,送给母亲。母亲穿上旗袍,服服帖帖,好像亲自到服饰店挑选和试穿过似的,很年轻,很好看,我们眼睛直愣愣的,有那么一瞬,时光仿佛倒流去,母亲回到十几二十岁那副站在人丛里,会把少年郎都吸引过来的模样儿。

母亲对着镜子照照,注视半晌说:“哎呀,我老了,这把年纪,不再美了,还这样穿吗?”我们当然告诉她,谁说的,你穿起旗袍真好看,应该多拍几张照片哩。母亲再三端详一番,穿着旗袍,高高兴兴拜年去了。

拜年回来,母亲很得意。伯母赞她一身打扮,多么漂亮。母亲自然告诉伯母,那是宝贝女儿送的。伯母很羡慕,当下问她女儿说:“你看,你怎么从来没买衣服给妈妈呢?”母亲又说,堂姐一张脸,旋即拉得长长的,马脸似的。

说也奇怪,现在母亲年过七旬,许多事情她过目即忘,但是每当她从衣柜里取出这件旗袍,就会把此事重述一遍,眉飞色舞。而妹妹呢,她到国外念书好几年了。每逢周末,通过网络视频,她跟父亲、母亲闲聊。“真好啊!”母亲一再说:“现在真好啊,我们距离那么远,还可以这样讲话,听到声音,见到面。”

接着,一定是一遍遍重复着,把那些手工很不赖,她编织的篮子、小动物等,展示给妹妹看。或拿出几件五颜六色,她缝制给妹妹的衣衫问妹妹说:“还要做些其他的什么吗?我还有很多布。”有时候我想,母亲替妹妹量身,是近两年前的事了。妹妹时胖时瘦,待明儿毕业回来,还不知穿不穿得下呢。

想念妹妹吗,一次,我问母亲。母亲白了我一眼说:“当然想啦!这还要问。”我望着母亲,仿佛从她眼中,再次感受到年幼的妹妹做不完功课时,她那从来不发脾气、充满母爱的光辉。


《星洲日报·星云版》2017-08-04

6 comments:

  1. Replies
    1. 呵,她可愛的事情還多呢……

      Delete
  2. 刚刚在星云看到这篇,点进来看看令堂和妹妹的真面目。嘻嘻!
    写得真好

    ReplyDelete
    Replies
    1. 哈,謝謝你。其實想放妹兒時和母親的照片,不過相簿都在老家……

      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