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21 December 2017

虎视眈眈



父亲和母亲有创造力和审美眼光。我们家图案好看的地铺、坚实牢固的石桌椅,质朴大方的花盆和竹篱笆等,全是父亲一手打造的。父亲也凿井,也造荷塘,还种果树。上学时期,我们用的书包、日常穿的便服,则是母亲缝制的。家中独具风味的抹脚布、窗帘、床单、手提篮等,同样出自母亲的手工。然而父亲粗枝大叶,母亲精心细致,两人个性迥异。记忆中,父亲搅拌好洋灰和泥沙,铺着配搭好色泽的地砖,或为新花盆做模子时,母亲往往站在一旁,唠唠叨叨:“这里好像歪了,那里不大平整……”父亲眉头一蹙,口中冒出“虎视眈眈”这个成语。每当这时候,母亲便会撇撇嘴,边走开边答道:“我才不管你。”然而那双眼睛,还是远远儿打量着。

虎视眈眈成了我最初学会的几个成语之一。

我们家庭院绿意盎然,花草树木姿态各异。父亲见到母亲把水梅盆栽或其他灌木修剪成几何样式时,嘴里也会嘟哝:“这样哪里好看,死板板的。”母亲喜欢古典西方园林那样,规整、对称的景致。父亲偏爱山水写意盆景。他注重树干、树枝和树根的苍古韵致,绿叶不让它长得太密。他俩无论谁在修剪盆栽,谁驻足在一旁,旁观的那一方很难称心如意,总要叨念几句。我若在场,便模仿起父亲的口气,大模大样地说:“有人要虎视眈眈了哦!”当然,我这样子调侃他们,是在成年以后,想为家里的和谐与平静献一份力,效果往往出奇理想,他们会小心翼翼地紧闭着嘴,脸上完全换了一副神情,然后温顺地说:“他(她)修他(她)的,我剪我的……”

那好吧。不如我给大家讲一个令我对虎视眈眈有更深切感受和体悟的事情,时间发生在今天早上。别打岔,事情是这样的,在我和伴侣住的宿舍附近,上百米处有一条长廊,长廊的两侧都是山坡,一边山坡比长廊高,一层层的像梯田;一边山坡比长廊矮,连接去平地。打第一次经过那条长廊,我就被两岸唧唧的虫鸣、飘落的黄叶以及穿过叶间隙缝投射下来落在我身上的阳光,逮住了脚步。我爱那条长廊,我爱停驻脚步,捡拾几片落叶当书签,也爱大口大口深呼吸,让清新的空气穿过肺叶,把浮躁、抑郁或烦恼什么的负面情绪全都驱逐。

那条长廊行人少,人们往往选择走另一条路段比较短的捷径。于是有一天,当我看见一个中年男人两手叠在背后,脚一跨,从长廊穿过比较低矮那侧的斜坡,渡去连接着的平地上,来回踱步时,好奇心驱使我放慢脚步。莫非他跟我一样,有大自然情结?片刻之后,他竟然提了一个肥硕的榴莲,走回长廊。“啊,原来这里有榴莲树!”我心中嘀咕,精神一振。

当然,要捡拾一棵“天上掉下来的榴莲”可不是容易的事。当时留意察看,才发现长廊两旁那些林木中,至少有七、八棵是榴莲树吧。我跟伴侣提起此事,他告诉我有个同事曾在校园里捡拾过一颗榴莲,据说味道非常好,是老树的缘故吧。

隔几天,树上榴莲依然像可爱的灯笼那样,大“青”灯笼高高挂。我和伴侣约好在某个早晨,比平时起得早些。我们踱步去探望榴莲树时,野草滴着水珠,地上的腐叶有点潮湿,还不到六点钟吧,有两个大婶手中各握一根长树枝,在那里翻搅着落叶,低着头认真“巡逻”。算了算了,老人家一般起床早,比如父亲,天未亮,凌晨四、五点就自动醒来;清晨五点多,家婆不也早忙在厨房里了吗?要跟老人家比一比谁起床早、竞争抢榴莲?简直有点不自量力嘛!

谁知道呢,一两年之后了吧,最近几天,每经过那条长廊,馥郁的榴莲香气迂回萦绕,折磨着我的嗅觉、我的味蕾。嘴里莫名其妙的,就有唾沫噗吐噗吐,自喉咙底部冒上来。伴侣也说,真的好香啊!买回来的榴莲从来没有这么香,应该快掉了吧。那一棵棵榴莲树,每棵都挂满了八九颗胖榴莲,向我挤眉又弄眼的,卖弄兼诱惑。“啊你看你看,要是能捡回一颗——”我说:“一颗,就够了,我一定很开心的,那快乐指数绝非品尝从市场买回、保利龙盒里的榴莲所能媲美的吧!”

“明早我们碰碰运气,去捡棵榴莲怎么样?”周末来临,我扯一扯伴侣的衣袖问道。伴侣也被那气味俘虏了,不忍心拒绝我。我俩还没抵达长廊,已瞥见几个身影,守候在那里。有人往梯田似的坡上登去,来回逡巡;有人穿梭在低矮平地处的树林里,连路边宽大的沟渠也不忘多望几眼。我们对着铺满厚厚落叶的地面注视片刻,就有一对聊着天的夫妇板着脸,用狠毒的目光瞅过来,仿佛一旦我们发现了一颗榴莲并捡拾起来,他们马上会冲过来,把我们包围住,一个抓住我的头发,一个把榴莲掠夺去似的。“虎视眈眈”这句成语,这时候不只是浮现在我脑海,而是形象极度立体了!

我不喜欢那两个家伙野蛮的目光,跟伴侣说,很难捡到的,有很多老虎哩!走吧。



2017-12-21《中国报》诸家

2 comments:

  1. 哈哈哈,还是上摊子吃去吧。那里没有老虎。

    ReplyDelete
    Replies
    1. 哈哈刚刚去摊子吃回来,没有老虎有猫山王,Yeah yeah一级棒!

      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