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8 February 2018

夜色的意境

夜已深……



夜幕低垂,在国内关卡塞了两小时,抵达新加坡之后,我们招来一辆德士。司机下车来,对我们说:“来,我帮你们放行李。”他打开后车厢,接过我们的行李,摆放好。这相当难得,在新加坡,除了机场,司机一般很少会替顾客卸下行李,或把行李扛起,放进后车厢。我们不可避免的多望他两眼。他很年轻,戴着眼镜,梳妆整齐,一副读书人的样子。

司机不熟悉我们要去的地点。在伴侣的指路下,德士在道路上悠悠行驶着。一棵棵老树擦着车身,迎面悄悄地过去。老树的枝叶拨弄着一栋栋组屋,那些房子的窗里,透出黄灿灿的灯光。You're beautiful. You're beautiful. You're beautiful, it's true……”James Blunt美妙的歌声,轻轻飘扬。空气里放送着一股淡雅的清香。该诅咒的通关经验带来的疲累,一下化解去了,不再周旋。我手指跟着节拍,轻轻在腿上敲动。

司机以顶好听、带点磁性的嗓音扯开话题。他告诉我们,正在找一个开德士的搭档,分担租金。目前他一个人开一整天,早班、夜班下来,实在太累了,腰酸背痛。生活不容易啊!他跟伴侣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我被车窗外街灯形成的匀称线条吸引,再次留意到闲聊内容时,听司机问起,南大现在的表现优秀,读南大跟国大一样好了,对吧。其实也不一定,要看个人,伴侣回答。

司机叹说,文凭真的很重要,这个社会看的,是一纸文凭。他告诉我们,他弟弟读国大,毕业成绩比起其他同学,显得很普通,可是现在薪水却很高……我们以为他要谈的,是一个普遍现象,伴侣这样说:“在职场,有时候也看态度、EQ、个性等。”就在这时候,司机热心地对我们说:“所以呢,如果成绩不大好,你们也不要气馁,一定要把文凭考到手……”他语重心长,似有丝丝悔恨,纠缠内心。我一愣,跟伴侣互望一眼,嘴角微掀偷笑。司机把我们误当学生了,——司机的样子,他那把声音,看起来、听起来,不过三十左右;一个年纪比我们轻的人,以长辈的姿态,劝我们要好好念书呢。

距离上一次被误会为大学生,是两、三年前的事了吧。就在心或许正在窃喜之时,德士已开进宿舍区。在伴侣的指示下,司机把车停下,伴侣下车到后车厢取行李,我把车费交给司机。“等一等,”他说,“我找回一块给你。”司机扭开灯,啊,那鱼尾纹、法令纹仰躺着的脸,闪现一丝受惊的表情,身子下意识往司机座后方一缩,接过找回的钱就溜跑了。我真怕司机转过头来时,我这张脸会见光死哩!啊,夜色朦胧,意境真好。


2018-02-02《中国报》诸家

2 comments:

  1. 哈哈,夜色原来是最好的化妆品。话说回来,你也还不至于到鱼尾横纵的年龄吧。

    ReplyDelete
    Replies
    1. 可能以前面部表情太丰富吧(有朋友劝过),肌肉、皮肤操劳过度>.<

      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