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26 April 2018

桂花雨

桂花飘香,无尾熊舍弃尤加利树~~~(亲爱妹妹与香香桂花树)


桂花树生长在亚热带。在没见过桂花、未闻过桂花香时,我早在桂林之旅,品尝了入口即化的桂花酥。桂花酥非常美味,品尝之下,立马连同芝麻酥、花生酥等,买了许多回来当手信,当年收到的亲友,一个个对桂花酥情有独钟,也许人人都爱花香吧,也许物以稀为贵,——在我国,似乎没见过桂花树。

我第一次亲睹桂花树,在广东南口镇。当我和家人漫步在放眼望去不见尽头的田野时,走着,走着,微风扑来缕缕清香,愈走,香气愈靠近,感觉沁入心脾了。“很香,很香,怎么这么香啊!”我一再问说。父亲回答:“是桂花香吧!”父亲果然吃盐比我吃米多,我们来到田间一家围龙屋,院落围墙里,一棵桂花树立在眼前。开满桂花的花树不大好看,树身不高不壮,叶片不大不小,稀稀疏疏,可是满树金黄细碎的桂花喷香,那清香的根苗,好像在体内滋长了!

许多年后,阅读台湾散文家琦君写的<桂花雨>,才知道桂花是怎么收成、怎么保存的:“把篾簟铺在桂花树下,团团围住。然后使力摇着树干,花儿就像落雨似地落在簟子上……装到篓里,把细叶子、细枝、花梗等拣去,在太阳下晒去水份……”

文中,琦君也回忆童年时代的“摇花乐”:“我们边走边摇,桂花飘落如雨,地上不见泥土,铺满桂花,踩在花上软绵绵的……”读到这里,我再也禁不住对桂花的念想,在几乎能找到各国食品的新加坡,上药材店跑了一趟,便抱回一包桂花茶。

平日我是没有喝茶习惯的。桂花茶买回来,只冲泡给伴侣喝。而我呢,偷那香气,一阵阵闻着,清心醒脾,如此幸福,如此满足。

好散文就是这样,能引起共鸣。作家描绘的一景一物,或让人神往,或勾勒起我们情感抑记忆中的一些什么。琦君的<桂花雨>让我闪身进入她的童年时代,跟着她一起摇桂花树,——当桂花纷纷落下,落得我们满头满身,我兴奋极了,同她一起喊:好香的雨啊好香的雨啊”于是乎,那捧着散文集子坐在书桌前的读者,眯上了双眼,头微微上仰,身子摇呀晃的,自个儿笑了起来。

琦君爱桂花,为之魂牵梦萦。她孩提时摇着桂花树、踩在桂花上的欢乐,刻画出一种质朴的美好,把我沉淀在记忆深处,跟家人出游时诗意的邂逅,轻轻搅拌,重新冒出来。

买回的桂花,不只用来冲茶,心血来潮时,我也做了桂花燕菜(或称桂花糕)。洗净的桂花加入在融化了燕菜条和细砂糖的开水中,撒几棵枸杞,放凉后,用牙签轻轻搅拌,使桂花和枸杞浮游在燕菜各个角落。冷冻后,桂花燕菜抖颤颤的、晶莹剔透。一小匙、一小匙舀起来,送入口中,啊,缀满金黄色桂花和橙红色枸杞的燕菜不但赏心悦目,也清香可口。

嗯,这就上一份桂花燕菜怎么样?





《星洲日报·星云》2018年4月27日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