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3 April 2018

Loving Vincent


  
听说波兰制作一部全手绘动画电影Loving Vincent”,聘请了20多个国家125名画家日夜赶工,我充满期待,紧紧在其面书专页追踪了一年,花了4年制作的电影终于上画,又等了几个月,今年的二月天,新加坡的电影院才上映。

这部电影获得了第30届欧洲电影奖,也被提名第90届奥斯卡奖最佳动画电影。买了戏票,来到电影院,步下阶梯,我和伴侣站着往上向观众席观望,放映室内,跟预期中一样,并不挤满一片黑压压的人潮,十来个观众,静静坐着,仿佛一根针掉在地上,也会发出巨大声响似的。荧幕上,没有广告,一片黑暗。毕竟,对大多数人而言,画家都是身世悲惨,养不活自己的可怜虫,向画家致敬的传记类动画电影,是不是值得一看?人们更愿意掏腰包消费的,是富有特效场面的好莱坞动作电影吧。

电影一开始,梵谷已过世一年。在南法小镇阿尔勒,有一个名叫Joseph Roulin的邮差,吩咐他儿子Armand亲自把梵谷生前写给他哥哥Theo的一封信,送到收信人手中。Armand对梵谷不存有好感,在他的记忆中,梵谷把耳朵割下,送给妓女的画面历历在目。尽管如此,父亲爱戴梵谷,谴责是村民的孤立,造成患有精神病的他陷入绝望。父亲这么认为,是因为梵谷死前六个星期,曾给他送过一封信,表示自己的情绪平静、正常。

Armand带着任务,踏上旅程。他会见了绘画供应商Père Tanguy,得知Theo在梵谷过世六个月后也相继离世。Armand来到梵谷生前寄居的客栈,想拜访梵谷从精神病院出来后,与他同样喜欢艺术并收留他的Dr. Gachet,碰巧他公事在外。Armand会见了客栈的临时主人Adeline Ravoux,当地的船夫,Dr. Gachet的女儿Marguerite等。关于梵谷之死,众说纷纭。梵谷究竟是自杀,还是被杀,杀他的人又是谁呢?Armand对梵谷死亡的真相,反复推敲,逐一调查。他对梵谷这个疯狂而痛苦的天才,渐渐有了理解。

Dr. Gachet回来后,梵谷的死亡之谜终于揭开。然而,Marguerite之前跟Armand说的一席话,更令人回味再三。她说,梵谷怎么死重要吗?梵谷的生活,比他的死更重要吧?

梵谷这位天才画家,情感强烈,悲天悯人,热爱大自然,他在短短8年内,创作了超过800副作品,一生却抑郁寡欢,只卖过一副画。他在田野间作画,就连孩子们也向他丢石子、骂疯子。梵谷死后一百多年,观赏着这部向他致敬的电影,我无法不回想起在巴黎奥赛博物馆,对着梵谷笔下闪烁的星夜、绚丽的色彩、惊人的笔触,久久的,久久的,无法言语的一幕;以及从梵谷居住过的阿尔疗养院走出来,走向橄榄树林,乘车离开时,冷雨凄凄,愈下愈大,其他的旅人冒雨赶到……


 

尽管Loving Vincent电影画面上,仿梵谷笔法的油画和梵谷画作中,那充满情感爆发力、能引领我们进入他抑郁而强烈心情的色彩和线条,有一段距离,但是不能不说,制作这部电影的用心,令人感动。

梵谷死了,可他的画,永远活着。


《星洲日报·星云版》2018-04-04


【点击阅读:走进梵谷的画里】

2 comments:

  1. 全手绘动画电影?好久没有观赏了。缅怀起旧时代的迪斯尼卡通。

    ReplyDelete
  2. 是啊,好喜欢旧时手绘迪斯尼卡通!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