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5 May 2018

面试心情知多少

脚算得了什么,他们说:只有你的脚样才能证明那是你的脚。


拟一份申请书,附一份履历表,一如辛波斯卡在《写履历表》中刻画:

会员资格,原因免填。光荣记录,不问手段……价格,无关乎价值,头衔,非内涵……用 以欺世盗名的身份……

次日,传来的不是“碎纸机嘈杂的声音”,而是行政经理来的电话,安排面试。我不由得雀跃起来。面试当日,天朦朦亮,闹钟未叫唤,就自己醒来。由于起得比平日早,面包啃两口,实在吞不下去。修修眉、涂涂唇,把填妥的资料表及文件带上,跳上巴士、挤进地铁,一小时零五分后,地铁站把我吐出来。信步400米,抵达办公室,虽然离家路途稍远,在新加坡这座交通系统完善的城市,从远西往市中心去,到底不太劳顿。

九点半面试,抵达时候九点钟多一点。寂寂的楼宇,还没完全清醒过来。一些店家门外,早到的员工坐在门墩上,等候持钥匙的同事开门。我找到四楼办公室处,走廊上,一个年轻女孩啃着面包。我走向办公室,她踢踢踏踏跑来,替我开门。

行政经理让我候在会议室。和蔼的她问起了文凭,我“哎呀”一声叫起来。我竟然把对方叮嘱要带文凭这事,忘得一干二净。想起西西在<抽屉>中提及,她没带脚样,买不了鞋:

……当我选择好我所喜悦的鞋时,售货的店员问我有没有带脚样来……我为什么要带我的 脚样来买鞋子,你看,我带了我的两只脚来。但是售货员一定要我拿出脚样来,因为他们只相信脚样,不相信脚。脚算得了什么,他们说:只有你的脚样才能证明那是你的脚。你的脚样上有你的脚的照相,有你的脚的趾模,有你的……

因为那次买鞋子,我于是明白了我的脚样才是我的脚。同样地,我也明白了我的身分证才 是我。


那么,没带文凭的我,还能证明自己吗?

“没有关系,文凭这种东西,有就是有,没有就是没有……”负责面试的执行董事如是说。啊,我太幸运了!

执行董事花了一小时半左右,向我传达该机构理念、活动性质、历史长河、同事间相处等。一个陌生的领域,在我的面前解开面纱,我窥见自己所不知道的许多事,充满鲜奇感,热血沸腾。

我的履历与作品,对方已看过,对基本背景有了一定了解,提出的疑问只有两个:其一,为什么过去几年选择当自由工作者?其二,为什么当年能在新加坡已故总统王鼎昌先生创办的建筑公司就职,会选择离开?

解答了执行董事的疑问,我的关注点仅一个:多常加班?

在情在理,设定了上下班时间,雇主本不该让员工没天没日加班;只要上班时段全身心投入工作,完成份内任务,就是尽责。然而,在亚洲,大部分上司或抱有偏见,认为这样的员工,想当然工作态度马虎,浑浑噩噩过日子。其实不然。

健康关乎,伴侣不允许我当一个事业心占据全生命的人。伴侣常言,许多人劳劳碌碌工作,充其量只为了有一天能过“采菊东篱下”的生活,如果精神境界本来“心远地自偏”,那么承担我简朴的日常开销,是他力所能及之事,不愿我操劳。

执行董事拍拍胸口承诺,她几乎不曾让员工加班。又说:“我们要照顾好员工的身体和健康,员工才能好好地服务呀!”听来不无道理。

话说回来,申请这份工作,主要出于对该非盈利组织使命感上的认同。早在见到有关征聘启示前,就留意到该组织、出席过他们办的活动,也报名参加其中一项义工。若能为该组织服务,该是挺有意义的事吧。

面试结束,执行董事表示,愿意以求职者要求的工资下聘。高高兴兴跟伴侣商量,伴侣告诫,搞文化传承这回事,光想就知道,肯定非常累!何况上下班路程,每天两小时多……

伴侣的体贴,令人温暖。不能弹性上下班确实是全职工作的缺点。然而世上万事皆包含取、舍。“这样吧,”我尝试说服伴侣:“合适不合适,先让我试一试无妨?”伴侣同意了。

但愿能做一些对社群有益的事,哪怕只是一点小事。


2018-04-24《中国报》诸家

1 comment:

  1. 居然开始上班了呀!
    妳家伴侣说得真棒,人生得此一伴无悔矣...
    这样以后要见你就得预约了啊!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