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12 June 2018

像飞鱼一样游着

海天一色,像飞鱼一样在波浪中来游去,多令人憧憬。然而我怕水,一下海就被浪头给掀倒,手脚全擦破。倘若有上辈子,我多半是个喜欢戏水,却被河伯夺走生命的孩子。

三十几年的岁月溜走了。如果遵循原来的步伐过日子,那么接下来的生活,说不定会少了明艳的颜色年轻的尾巴,也唯有被年日无情的手,一拽扯掉!直到最后,海天一色,像飞鱼一样游着,依然只是憧憬中的美好。

这样我可不乐意。于是采取了行动。领取固定工资第二个月,报名参加了游泳课教练是一个典型的狮城年轻女子,古铜色肌肤,身材矫健,说几句华语,会停顿一下,想一想下一句该怎么表达,词穷了,便以英语接下去,双语交替。她个性爽朗,也顶有耐心,当然学费并不便宜,按常理来说,服务自然不会太差。

课程一共四堂上第一堂课那天,下班后,赶至住区附近的体育中心,缴了门费,上十几年前买的泳衣,把长长的头发扎起来,套进泳帽里。泳衣穿上去比以往窄了,略显肉感,然而身体已不复年轻,不好意思大摇大摆,半老徐娘似的,在辽阔的泳池范围长长的廊道上穿过,便套上一件白色T-shirt,提着浮板,握着泳镜,来到教课区。

泳池分为三区:孩童区、成人区及教课区。此外设有男女浴室、厕所、有锁柜子。教课区的泳池周围,早已坐满带小孩学游泳的家长在泳池中学习,要忘掉那许多双眼睛,才不会有被人盯着瞧的感觉。

我的教练也亮着眼睛,等在那里。Coach Felice,我朝她挥挥手。下水后,她教我用嘴在水中吐泡泡。噗噗噗、噗噗噗,我化身一尾金鱼,在不透明的长方形巨缸里吐气。

这里没有水草,只有加了氯消毒的水,四面八方温柔拥我、吻我。我吐了一个又一个泡泡,教练满意了,便让我用鼻子吹泡泡,噗噗噗、噗噗噗。再来是嘴巴、鼻子同吐泡泡,噗噗噗、噗噗噗……

吹泡泡,让我们游泳时不窒息。掌握了这技巧,接下来要把整个头颅浸泡在水中,同时吐起泡泡。我的脸前绽放了一朵朵泡泡花,但我没闲情欣赏它。对当下教练的示范,全身贯注,彻彻底底把握时间,进行训练。

用手轻托浮板,浮在水上,脚踢泳池边,向前游去,边游动,边注意口、鼻同时吐泡泡小心翼翼,避免撞上其他教练的学员,人数多得数不胜数。这就是城市了,想享有一片绝对属于自己的空间,不容易啊!

练习复练习教练说,不会站水,到深水处游泳,就等于放任恐惧来攻击我们于是我把腿用力往前缩,学习立在水中央,脚步踏稳了,手才滑动。偏偏肢体不听使唤不是一只脚先站,就是只用脚尖立,再不然,双脚未踏实,手已往前推……

课堂结束,已累成一条死鱼。基本技巧未掌握纯熟,然而比起多年前向朋友学游泳,至少一次,我克服了“惧水症”。

是教练给了我安全感,抑泳池边那些威猛的救生员,让人激起幻想,觉得假使溺水了,由他们雄健的胸脯抱起,会是一个不平凡的经验,而放胆学习呢?

良家妇女,当然不胡思乱想。

搭上巴士,赶紧回家吧!天已经暗黑路的两旁,那一栋栋组屋无数个窗口,发出隐隐的灯光城市的眼睛瞌睡

2018-06-07《中国报》叶家乌贼  
叶欢玲,外号乌贼,爱书墨,不善言辞,在大自然的怀抱里快乐似孩子。



*注:飞鱼实为被大鱼追捕而飞,不带浪漫色彩。



链接:叶家乌贼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