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15 June 2018

专属理发师

她以为她很美丽 其实只有头发还可以(陈年旧照)



“我们是女人,要舍得花钱打扮自己。”

大概广告牌写着理发$15,推开玻璃门却巧见理发师向老先生收取$30费用的缘故吧,我一愣,赶紧向理发师探问价格,确保无误;替我理发中途,她便用表示怜悯的语气对我说。

理发店坐落在南大校园内,顾客以师生和职员家属为主,没有时尚的装潢,或红透半边天的影星海报,收费比商场里的理发店便宜许多。打量起理发店里的顾客,一个是谢顶的洋人老先生,一个是根根银发的女士以及伴她而来的中年男子,手握讲义似在备课,除外还有一名年轻学子,听他跟理发师说待会儿想要理个阿兵头。也许像马来西亚邻里的理发店,一般或给人老气、落伍的感觉,年轻美眉和时尚男,多半不乐意光顾呢!

头发剪下是去不回的。我是正常女子,除了内涵、修养,当然也在乎外在美感和镜子里的一张脸漂亮不漂亮。但是我不以为,贴上影星海报、设立在名牌店遍布的商场中那些理发店,雇用的理发师手艺会高明许多,理出的发型款式一定更好看。稍有经济常识的人都知道,商场里门店租金高,单是偿还组金,老板就会在客户身上加收一笔为数不少的成本费。何况我只想把长时间待在冷气室,又因学游泳接触含氯水,近期发质变干燥的长发修短,并非追求款式最新颖的发型。

我在长镜前的椅子坐下。理发师替洋人老先生理发后,便带着剪刀来到我身后。

理发师年纪四十左右,问了我理想的发型后,一双巧手便劳作起来。咔嚓、咔嚓——,她好似一名魔术师,这里修一修,那里剪一剪,一霎时就把我一头乱发理得服服帖帖,用吹风筒吹一吹,然后在发尾抹上护发精华后,她用前后镜让我照了一番。我感觉精神振作了,内心正高兴,忽然她说道:“你的头发还是很健康的,要好好保护。”

因为向她提及发质变干燥的问题,她又补充一句:“头发不会因为剪短,干燥问题就解决,是要保养的,洗头时记得用润发乳,洗发后也要抹上护发液……”是看透我原来连花$15理个发也不大情愿,本打算回马时才理发的吝啬鬼心思么,接下来她没有用各种手段向我推荐任何产品哩!

开开心心离开理发店,见到伴侣时,他说视觉效果很不错啊!没有比以前去那些理发店理的差!有生以来第一次在新加坡理发的经验,就这么告一段落。

后来想想,我一般不大乐意花大钱在秀发上,做烫、染、吹、洗等各种美发护理,也许是自小养成的习惯。在我们家,一直到离开家乡上大学以前,我们的理发师都是母亲。母亲有一袋子的理发器具,从剪刀、剃刀到爽身粉都有。母亲是我们的专属理发师,虽然她没有惊为天人的理发手艺,到底帮我们理了无数次整齐端正的发型,正适合年轻岁月和莘莘学子该有的形象。简约、大方是最纯粹的美。

倒是老朋友见到我时,颇有微词。“我以为你有了全职,工资稳定,会烫个卷发呀!你不是很喜欢卷发,又很久没烫了吗?”我耸耸肩,一时不知如何作答。“再不然,你一般也会剪个爽朗的齐耳短发吧!比较符合你的形象。这样不长不短的……”

是全职上班后时间受约,数月没回家探望父母,想念起专属理发师以往常为我理发的齐肩长度也说不定!


2018-06-11《中国报》叶家乌贼  

叶欢玲,外号乌贼,爱书墨,不善言辞,在大自然的怀抱里快乐似孩子。

链接:叶家乌贼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