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31 August 2017

致亲爱的马来西亚




美丽小镇居銮是伴侣家乡,有南峇山、火车站咖啡店和古色古香街道。一段时日没回去,开车在街上,触目惊心。小镇风情像被谁开个玩笑,一桶桶刺眼漆色泼在店铺门面,建筑物轮廓模糊一片。我张着嘴合拢不来。原来市政府要美化小镇,商家人民高兴还来不及呢。可美化小组是不是有听取民意,尊重店铺的历史文化价值?一些商家说,当局表示可自选漆色的,隔日到店铺一看,已刷上新漆,牌匾也刷掉了,像幼儿园也像马戏团。

我爱的家乡马六甲自升格为世遗,老街一带历史建筑物重新油刷,细致的雕梁画栋不也被漆色掩盖,说是美化市容提升景点,可美化与古迹格格不入,失去了独一无二的地方风貌与人文色彩,同样令人心痛。

一个国家的繁荣,经济、教育、文化等运行就像脊椎骨环环相扣。教育是国家发展的基础。决策者大斧一挥,削减高等教育拨款,留不住优秀师资,影响大学运作。市场上也缺乏毕业专才驰骋的舞台。一些学府声称,毕业生就业率高,那究竟是找到合理中理想的工作,还是为糊口饭随手抓住的浮板?

很多时候,决策者的政策跟民意走在两条没有交汇的平行线上。只有到了大选,人们的声音才隐隐被听见。然则生活是河流,大选似一阵风,风去水无痕,被听见的声音如涟漪散去。

说到水,现居甲州的姐叫苦连天。一场连夜雨,她家淹水了。水退后清洗了大半日,又来一场大雨和水患!姐说屋后树林大肆砍伐,开建了新住区却没有排水规划,大雨一来,全排去她住区的大水沟,怎么不淹水?

不要水时大水来,要水时候却缺水。去年柔州水坝因气候干燥,水位剧降,新加坡应急增加食水支援……

在我连身叹息之时,一则新闻令人心一振,我跟伴侣说:你看,真引以为荣,我国又有新创举了!不只把roti canai带上太空;竣工建东海岸铁路,成本费比建在最险峻地势,“全球最贵”的青藏铁路贵上近一倍呢!伴侣说,让我们挺胸昂首的何止这些?我们的进口车价也比英、美、法、澳高昂呀!

国庆将即,祝愿我国人民更有智慧,让国家发展与世界同步。


中国报 诸家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