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20 September 2018

乌鸦抢食



一碗咕咾肉饭,青椒非常青,红椒非常红,酸酸甜甜肉香扑。同事把碟子放在桌上,折返餐厅内取汤匙叉子。我她一碟卖相极好的咕噜肉,心想不知道我点的柠檬鸡,待会上菜时卖相是否也如此诱人

就在这当儿,一只乌鸦,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从餐厅另一侧拍翼飞来,在我眼前一闪,瞬间卷同事碟里一块咕噜肉。对面桌的女子们哗哗张开了口,眼睛全鼓出来,手指也指了过来,那启动“暂停作键的一幕,在我稍一定乌鸦的笑声从遥远传来,同事已到跟前。她把一对汤匙叉子递给我,正要坐下享用美食——

鸟啄走一块你碟子的肉!我叫。

怎么办?吃?不吃?”同事的心大概一下阴凉。

要是感染禽流感,那就不妙念此,我未及说出口,同事已撇下一句:那么我们分开吃吧!(餐厅在那当儿,已排起长龙,要点菜恐怕要等候一大段时间。说完,她人已离开。

同事走了,我独个儿用餐。柠檬鸡卖相,远不如咕咾肉看起来色香味俱全。不是缘故呢?还是失责没保护好同事咕咾肉,我吃起来精打彩,用餐素来细嚼慢咽的我,不下片刻把饭吞咽完。额外点的老字号kaya烤面包也囫囵下肚……

你说,这是什么情况呀!回到家,我拍案申诉。伴侣打趣回道:可见此城竞争激烈,到了乌鸦也要抢食之地步!

饿!——乌鸦展演给我看的,是生存之道吗?它练就一身绝技:明目张胆,抢!动作要快!

城里不只鸟饿,人也一样。新加坡小有名气的“零消费族”(Freegan)郑春林,原是一名财务规划师,过度担心未来钱不够用患上忧郁症后来涌现了一股念头:要以零开支的方式过活。他组织了“掏宝大队”,跟着他四处捡拾“好东西”,由于捡拾到的食物、用品等数量非常庞大,他把大部分的收获捐赠出去。

初收看有关访问视频时,心想在这座城物资的浪费确实随处可见。晚间将近闭门时间,也见识过烘焙店、超市饮食部等,把大量食物扔进垃圾桶,令人目瞪口呆郑春林男子捡拾外观带缺陷杀小贩卖不出去而丢弃蔬菜水果,依然可用的家具、衣等,自己吃、用不完也送给邻居为环抱贡献力量,爱物、惜物的为,值得推崇。

然而,当他把小贩中心桌上,陌生人吃过一半的饭大口大口吃起来,或从垃圾桶里捡拾饭盒,打开来闻一闻,未臭酸即食用,却令人反胃作呕除了脑海涌现年少时在甲市巴士站,一名裸着上身、发疯了的男子,成天到垃圾桶捡拾别人喝剩的汽水,边倒在一起拌匀了吸着喝,边嗤嗤发笑,也觉得这是不良示范。稍有卫生常识者皆知,病菌会通过口水传染。若感染上传染病,岂不得不偿失!

一般收看杂技视频,往往附加注明:此动作经专人训练,公众请勿仿效。我想,Freegan视频也有此必要吧!爱物、惜物是美德,莫要走火入魔!勿误导民众,害国害民。身为财务规划师,确切的理财观是开源节流不是吗?

毕竟扯得远了。乌鸦夺食,让我联想起这许多。同事想的却是:也许我们相冲。怎么个相冲法?且留待下周,笔者再告诉你吧。


链接:

Saturday, 15 September 2018

新加坡美食:老字号Killiney咖啡店@Bugis

“来,快拍。”
“Huh,为什么要拍?”
“写美食blog啦!”同事说,写:“这是我朋友吃的。”
——相识半年,终于,这位不拿我当朋友的同事,承认了我的“朋友”地位。


言归正传,这是办公室附近,同事们常去用餐的地方,Killiney咖啡店。我还是初次来呢。

我点了炒粿条,同事才告诉我,这里最受欢迎的,是她点的那份咖喱猪扒饭(卖相确实比我的丰富,而且很大份哦!)有机会一定要亲尝。

炒粿条是我喜欢的干炒方式,$4.50一份,分量也不少,比起Jurong Point我喜欢的Malaysia Boleh小贩中心的炒粿条,这里的佐料比较丰富,除了虾仁,也添加一些鱼丸片,豆芽不似后者下那么重(半碟是豆芽,无法填饱肚子哩)。

遗憾的是,这些日子大量减少外食的我,口味愈偏清淡,就觉得这里的炒粿条咸了点,还有一个小缺点,是少了青柠檬提味。不管怎样,对于大众食客,这应该是顶美味的一份炒粿条吧!

Killiney咖啡店是老字号,早在1919年,就开始营业哦!

 





Friday, 14 September 2018

走进画廊



提一盆小绿植物往公共盥洗间踱去,她如此优雅。舒适的棉衣衫,米白、鹅黄或橄榄绿,木质项链、亚麻宽腿裤。

记得第一次推开玻璃门踱入画廊,她迎上来问说:“What can I help you?(我能帮上什么吗?)”“Thank you! I just want to have a look around. (谢谢您,我只想看一看。)”我不是买家,她依然亲切招呼。她戴一副细框眼镜,皮肤白皙,棕色长发盘在后头,谈吐温婉。

因为经常在附近走动,碰面的时候多了,也就点个头,聊了起来。画廊坐落的地方有个雅称,名叫“书楼”。我爱书楼,虽然建筑老旧,但富有历史,文艺气息浓厚,不只书香馥郁,乐谱也在空气中跳舞,各种颜色于是从画中奔出来,挽着粉纱裙尾。

该怎么称呼优雅女士呢?她名叫Monica。Monica经营的画廊,展出的画色彩大多淡雅、舒服。有一副篇幅巨大的水墨鹤鸟群组图,我从楼上老远的地方望去,被那一笔落成,有力的直竖三张嘴和浅蓝色背景吸引住,一溜烟跑下去,近距离观赏,署名瑞龙的水墨艺术,魅力直透肺腑。另有一副山水图,青山绿水,远近群山、景物朦胧,在灯光打照下,泛白之处,哀愁的人看了多半会陷入缥缥缈缈的感伤之中;平静的人看了,一颗心就像被洗涤了一样。

Monica问我,“你认为我们《好望角》画廊,跟其他画廊有什么不一样”的时候,我想起的就是这些。然而我不善言辞,只笨拙地朝着她笑。

Monica告诉我,创作人需要伯乐,如果没有伯乐,办了一次次画展,受到的肯定还是归零,画家会坚持下去吗?在我思索的当儿,她已笃定回答,会!就是有这样一些画家,会坚持下去。比方你很喜欢的那副画吧,青山绿水,出自林姓画家之笔。当年他有四个孩子要养,可就是坚持下去……经她这么一说,我想不怪得该画家笔下的山有生命、有灵性,让人看久了,会掉进山的蓝、水的绿啊。

经营画廊,Monica表示,乐趣有之,无奈亦有之,都有。经营了三十多年,她在选画时,坚持只选看上的,真正觉得好的。“地球是圆的,你用心经营,顾客是知道的,兜了一个圈,最后又回来。”原来,曾经有一名老顾客,在她家画廊看了画,又想到别家去。人家敬他酒喝,说:“我们给你好价!”顾客却回到“好望角”。莫妮卡说:“我们没有酒给你喝,只有茶。”清雅的茶、淡雅的画,让人感到舒服。

无奈呢?怎么说无奈?我问。因为在选画上的坚持,Monica难免得罪一些老画家,比如他们送来一大批画,若只获选一张,自然不高兴了。此外,又好比有画廊找他们合作,说这样可以抬高画的价格,她不乐意,同样也引起同业不满。沿此一想,开画廊、卖画,难道不想挣钱吗?也许,对艺术的推广、审美的坚持和想挣钱的愿望,未必要背道而驰吧。听她说儿子念冷门科系,修古典文学时,脸上并没有流露不满之意,就不难理解了。

继续聊下去,发觉她对艺术很有些想法。“新加坡有很多很好的雕塑家,没有人知道。好比动物园里的猩猩阿明,是林龙成雕的。他说雕像时接触猩猩,它会害羞走远……”我见过阿明,阿明的眼睛会说话。阿明十年前就走了,是艺术家让我跟这只走红于八九十年代的红毛人猿有缘见个面。


在这座生活,其实没有太多真正想去的地方。上班日的午休时分,一个人沿着街巷走呀走的,走向书楼,走进画廊,听主人说一段历史,道一个传说,恍惚间看见城市的脸,渐渐饱满了血色,而我,也不再是异乡人。


《星洲日报·星云》2018年8月30日
链接:星云版



Wednesday, 12 September 2018

与鸽群为伴的午餐时间


每天中午,当同事们用餐去了,我爬上回旋楼梯,走一段没有遮阳或挡雨,五分钟左右的路程,带着自备饭盒,到办公楼毗邻、租屋楼下的公用空间用餐。

对外食感冒的特殊情况,让我困于自己的世界,常独自用餐,——说是困,其实也因此我乐得在午休时候,解脱无话找话的劳乏,或不管想法是不是一致,到一样的地方用餐,也仿佛没有关系。

并非与同事相处不来,或是想节省一点餐费。但是偶尔听见同事或朋友私聊,抱怨起与同事用餐,有人不问价格,有人喜欢不厌其烦的到同一间店吃午饭……各种问题,烦不胜烦。我想,我是从社交中解放出来了。

拘于工作关系,同事们说话,往往处处节制,我却习惯在人与人的相处中,坦诚相待。若等到清心明目,发见真心被践踏,到时候该怪谁呢?沉默思索,在利益冲突或存在的办公环境,想竭力维护朴质、真诚的关系,是不是过于理想化了呢?也许保持疏离的状态,才是安全的。

不管怎样,每天中午,我可是充分享受着自由的空气。当我用汤匙翻着冷却了的饭菜(办公室没有微波炉设备),三五只鸽子从广场处飞来,落在我身畔,与我为伴。它们歪着脑袋望住我,我是很想与它们分享我那用电子锅熬了一夜的红枣、枸杞、猴头菇、鸡胸肉或山药什么的,但是谁叫它们的粪便会传播疾病呢?在新加坡,喂食鸽子可是犯法行为,违规者可被罚款高达500新币!

在午饭时间,我也能看见各种故事。我经常碰见一名家庭男教师,身边围坐着两名学生,在讨论功课。小光头眼神狡狯,小胖子老往嘴里塞零食。有一次,伴侣一早起来,特备了又香又脆的荷包蛋,为我俩的饭盒加料,当我沉浸于饱满的幸福时,一名大嗓门的女子出现了。她与男教师的对话,灌进了我耳朵。那首先吸引我的内容,和新移民及考试有关。她说她的儿子,在国内成绩可是顶好的呀,课外活动表现也不俗。可是来到这里,竟然……

原来,她孩子快升中学了,在新加坡,想进入榜首名校,难如登天!然后不知怎的,她厉声责怪起男教师,说自己太忙了,虽然也是教师,却没有足够的时间和精神陪孩子,因为这样才聘请他呀……他的脸色像乌云愈聚愈浓。我瞥了那女人一眼,她就像中国电视剧《虎妈猫爸》里的虎妈。可是跟赵薇不一样,她的面貌缺乏吸引力。我又回归到自己的世界里。

用餐中途,往往走来一名穿衬衫的男子。他拿份报纸,点根雪茄,一下下吞云吐雾,好像老上海的电视场景。雪茄的气味跟香烟不一样,蛮香的,让人下意识想耸拉着鼻子猛力闻。此外,客串的还有一名也带自备饭盒的女子,戴副眼镜看起来斯文,一坐下,一双腿刷地两边拉开,好像杂货店的铁闸门,迎来了早晨。也有一名青年男子,老吃汉堡,隔壁楼麦当劳买来的吧。他对着手机,边吃边看。有时候这些人都缺席了,广场推来了青色垃圾箱,喀拉喀拉,友族男子吹着口哨,在环绕大树的洋灰凳上坐下,边抽烟,边放肆朝我叫。

我匆匆吃下最后一口饭,因为不能把目光投向远方天宇,或望向近处鸡蛋花飘落,感受和人群抽离的感觉,便起身离开,寻那熟悉的画廊或书室去了。


链接:叶家乌贼


Wednesday, 5 September 2018

没有pantang这回事




耳朵没有门。声音灌进来。

在巴士尾排座位上,身旁来了三名女子。听她们说话口音,是中国北方人。一名南大生,两名是她朋友,也都是留学生,刚来这座城不久吧,前来探访她。巴士开离南大校园,途经组屋区之时,其中一名女子指向窗外组屋底楼问:“咦,那是怎么了?”

朝着她所指方向望去,组屋底楼的空间,摆设满桌椅,白布装饰着桌台,乍看以为是丧事,——适逢农历七月,华人传说中的“鬼节”,老人心里有了这么一个底,无常老兄来或不来,自己给疑心病先拉跌一跤,农历七月若做个统计,归天老人总数提升的话,也不无道理。

仔细看,空间经过精心布置。白色椅套的背部,系着精巧的水蓝色蝴蝶结;每张桌上装饰着一簇花;一组乐队在敲打羊皮鼓。再瞧座上宾客,男子身穿马来服、围上songket,女子打扮艳丽,芭雅服蓝的紫的像绽放的花……原来摆设的是马来喜宴!

新加坡租屋高脚屋式的建筑设计就有这么一个特色:底楼空置的公共地区可是多功能公众会堂呢!谁家孩子满月了,在底楼摆自助餐,亲友全来道贺,人人喜上眉头。幼儿园小孩搞生日派对,老师们在底楼贴彩带绑气球,师长谈笑,小孩玩闹。哪家老人呼吸不顺,一不小心断了气,也在这里设灵堂,子孙穿上孝服,治丧亲友点香鞠躬,还有道姑、和尚打斋诵经,超度亡魂……

跟马来西亚不一样,华族的白事、红事就像棋子,楚河汉界分得清。婚宴、弥月之喜、寿庆等,要么上餐馆庆祝,要么在独中大礼堂举行,不然就在自家欢庆。丧家办白事,也有设在祖家的,也有上殡仪馆的。别说途经殡仪馆时,长辈往往步履匆匆,面孔不安;白事、红事在同样地点举办?人们怎么不“啐,啐,啐!”高喊大吉利事!

至于马来同胞的喜事,一般在甘榜大事设宴,或者在新住区,把街巷堵起来,搭棚欢庆,和华族喜宴在同一个地点举行,绝对反常和见不着。

据新加坡的朋友说,这里寸土寸金,在餐馆、酒店设宴,价格高昂,若不想一辈子努力挣得的一点积蓄落入别人手中,就得做出牺牲,喜宴挑周日举行,以节省开销。结婚花了一笔,若要办弥月之喜,当然在组屋楼下宴请最经济。至于往生者,从组屋楼下“过渡”去另个世界,即靠近生前家园,也方便治丧者寻停车位等,设灵堂更是免租金。这么说来,组屋楼下的空间,自然成了平民生老病死的汇聚点,有生命之始,也有生命之终。这里的椅凳若有灵,还能听见红、白事以外的各种故事。

清晨,腰背佝偻的老人在此喝茶聊天,静脉虬结的手举棋不定,双炮将!——对方已获胜!孤僻些的则呆在一个角落,两眼死死的望着没有人。早餐时间一过,女佣们推着婴儿车,纷纷涌向这里。一边喂奶孩吃奶,哄他们入睡,一边以乡音欢欢喜喜聊起来。午休时段,组屋附近若有建筑地盘或整修工作在进行,这里的栋梁一隅横竖就躺了一幅幅一动不动,一倒下来打鼾声就此起彼落的身体。而三更半夜,不难撞见情感炽烈的情侣在此接吻亲热、手悄悄伸进对方衣底放纵……

如果你到狮城来,凝视组屋底楼的各种故事,未尝不是一道独特的风景。得到的乐趣,别具风味。


链接:叶家乌贼

Monday, 3 September 2018

新加坡美食: 我爱炸炸@老曾记 Old Chang Kee

很喜欢老曾记的食物。什么食物?多喜欢?首选当然是苏东头,接下来是curry puff。今天第一次尝煎饺,也很美味呢。

 

喜欢苏东头的调味,至于脆不脆,看运气。有时候,觉得是重炸的,就有点扫兴。脆的时候,里面还是鲜美有嚼劲的哦!

Currypuff很酥脆,里面马铃薯入口既化,辣度刚刚好,还有肉块和鸡蛋呢!不能说是最棒的,但品质保证是肯定的,风味也独特。像马来西亚马来摊的要么很美味要么不够味。吃一个饱腹抵得过马来西亚大部分摊的两三个,满足感也是呢。不怪得饮食日趋清淡的我对它还是难以抗拒。

第一次尝的煎饺意外的也很好吃。里边韭菜香,皮薄而脆。在新加坡,多处都有其分店。爱吃炸物的国外朋友,到此不妨一尝。

Sunday, 2 September 2018

新加坡美食:美味粥@港饮港食餐厅,Jurong Point (Legendary Hong Kong Restaurant)

  


港饮港食餐厅在Jurong Point营业了四年,我们第一次去。往时伴侣提过,这间餐厅的网络评价不太好,加上我对味精敏感,减少外食,也就没有光顾过。

今天想到外头用餐,忽然闪过到此用餐的念头。查一查网络,评价不错呀!是进步了?

抵达之时,接待员的语气,虽不至于很粗声粗气,到底不如一般餐厅的招待员那般彬彬有礼,我先是吓了一着,伴侣却告诉我,在香港,这算顶是有礼貌了。

就位后,看看菜单,长长的好几页,好多选项呢,从主食到点心,甜品到饮料,应有尽有。点什么好呢?

点来一份鸡脚,一份糯米鸡,一份粥,添加了油条,也点来一杯咖啡奶茶。

 

伴侣说,这是这几年来吃过最美味的粥,细、滑。我尤其喜欢它口味清淡,可是淡中有味,而且口感多层次,馅料丰富,有鱿鱼、猪皮、肉丝、芹菜、花生、青葱,加上胡椒粉,浸泡油条,好好吃哦!吃完了也不觉得腻,太棒了!

 

鸡脚软烂,调味跟一般点心店不一样,也许是加了豆豉的缘故吧,整体感觉中规中矩,口味素来清淡的我吃起来是偏重了些。最遗憾的是,那底下垫着的花生不新鲜,嗅觉灵敏的我,闻见轻微的臭酸味,伴侣仔细品尝,也尝出来了,是隔夜的吗?但是看看餐厅内,大大空间一桌桌全满,还有人龙排队,还没到午餐时分呢,是什么缘故呢?只有店家了解吧。

 

糯米鸡裹在荷叶里,当打开时,荷香放送,在狮城,算是罕见哦!糯米不会太烂,也不会太硬,比起在Westgate的添好运,好太多了。很棒的是,糯米饭在鼻翼闻一闻,好香的荷叶味呢!调味不会似外边一些糯米饭,加上浓浓的蚝油酱油之类的调味料。而馅料呢,也太丰富了吧,——大块的鸡肉,分量不少的小块猪肉和一些香菇,还有咸蛋黄和腊肠哦!

咖啡奶茶第一口感觉不够浓郁,可是愈喝愈香,茶香中带着咖啡味,咖啡味中亦带着茶香,彼此辅佐,不抢对方的风头,也许糖没有直接加在里边,让顾客自己添加的缘故,甜度又可以配合自己的喜好决定,喝得很满足哦!

看看餐厅网页,原来聘请的是香港来的多年经验厨子们。咦,不怪得到过香港的伴侣说,味道道地。美中不足的是,怎么没有对样样食物把关好呢?

不管怎样,往后肯定会再来。除了必点的粥,也想尝尝这里的菠萝包、蛋挞等,或者甜品也不错吧!如果周日的下午时分过来,还有优惠价呢!

 


网页:https://lhk.com.sg/

Thursday, 30 August 2018

老粗追梦



皮肤粗糙黝黑,上课中途经常电话响起来,拿起手机大声大声对讲。哎哟,生意做好大嘛!同学窃窃私语我嗤嗤笑,八婆似的。男人他,看起来像老粗,这样说实在显得自己太肤浅,但是没办法,那确实是外表上,他给我的印象。

老粗出现在水墨画班,这不应感到稀奇,不是有如此这般的形容词:斯文败类、伪君子、衣冠禽兽……报刊上不乏新闻报道,衣冠楚楚的男教师在女厕安装偷窥器、帅气的明星偶像向少女施咸猪手……以貌取人?要不得!

没骗你,老粗同学他不只学水墨画,也书法、进修诗歌创作、练钢琴、上舞蹈课,瑜伽班同样!周至周日他生活不单调,发呆的片刻也没有,各种课程填满!同学们听说一个个面面相觑。不过那时候,他已决定退出水墨画班。对不起啊,老师,我真的很喜欢水墨画,只是没有天分,也不够时间练习……”

他离开课堂后,老师显得轻松快意真的,他实在太了。老师说。我看着老师,哎呀呀叫了起来要是有一天我也退出水墨画班不可,老师您千万不要这样呼——的长长松一口气,那样我会很难过哦!老师呵呵笑,连连摆手说,不是的,他不一样,教他真的很困难,而且,一个人怎么能够同时学那么多东西呢,要一样一样来……”

老粗邻座的女同学,也猛力点头应和真的!老师我们按扇形画叶子,他就画方形,老师教我们……”她一连举了几个例子,因为本身开班教水彩画的缘故吧,她深谙老师之苦。我也见过老师为了教这位同学,费尽心思想出不一样的法,单独花时间向他解说……

据说他学钢琴,是因为买了一架钢琴送朋友,朋友拒绝了,家中摆着一架钢琴,不如自己来学。大概年轻时候拼搏事业,至今看上去五十开外的他,还是单身。钢琴买来心仪女子吗?想把妹?——哎哟,钢琴这么贵,谁敢收下呀!怎样怎样,有没有哪位同学对他感兴趣?……几个同学七嘴八舌,说到末句之时,目光竟扫来我这里。不好意思,小女子已嫁作人妇啦!就算单身,爱情要开花结果,一如植物需要光合作用、彩蝶传播花粉……

话说回来,对于老粗同学,我是很表敬意的。他是想把错失的梦想通通追回吗?事业上,据说他已小有成就,是个承包老板。事业以外,他不问年龄,宛如东升的旭日般,积极勤奋,对生活充满热情,精神可嘉。

成长背景、家庭条件、社会环境等,种种因素让我们往往错失了内心深处渴望追求的一些什么,比如学习才艺的机会、最初就职的选择……如果沉浸在理所当然的生活中,日渐对任何事都嫌烦,以一副尸体的模样行走,那一定要让心中的相望,升起一道龙卷风,——凭着不屈不挠的毅力,扭转人生的方向盘吧,当自己人生的主人。

我想,只要有心,奋力摆脱各种羁绊,跋涉荆棘,抵达梦想的原野,不是不可能的事。

敬老粗一杯,万岁!

葉歡玲:葉家烏賊──老粗追夢/



Wednesday, 22 August 2018

听说跑步会回来


跟伴侣上健身房,在跑步机上大步快走,速度缓增至7倾斜度也渐调去7,心跳加速达120,按指标已是健康锻炼水平,就稳定下来。

目光游移至健身房外,灯光照着一泓池水。风来时,起皱的水面上,狐尾巴晃过来、摇过去,撩拨着水波,卿卿我我,——那是狐尾棕的倒影!多么美好的夜色!

自从住进西部校园,健身房、游泳池等运动设施,十分钟步行距离就能抵达,我却常把自己关在宿舍里看书,久久没有运动,好像冬眠的蟒蛇,吞饱了,未及消化就睡熟。告诉别人也说服不了,更早以前是中学生,锻炼跆拳道,是怎样一个运动得夸张的日子呀!一字马、青蛙跳、挥拳、踢腿、擒拿、攻守、闪避……每周两天,各两小时,一个劲儿呼呀喝的,回到家,站在高出一个头的哥哥身旁,闹着要和他比试,兴奋得已成武林高人似的……

不大不小几个男孩,在邻近壁球室外你推我挤,不知玩些什么。几个大学生在打壁球,猛力挥动着球拍。大学时期,我黑得像鬼。虽然少了像他们这般的运动,到底经常跟着讲师、系友穿林走巷,上山下海,喜欢太阳喜欢得要命,身子是健壮的。毕业以后上班,运动时光又回来。上健身房跑步,参加搏击格斗班,在动感的音乐中进行训练,越投入越兴奋。这是打球、跑步、拳击等一切形式运动的好处。我们可以不管那是什么,只要认认真真运动过,体会到香汗淋漓的惬意,在适当的时机,它就会再次出现,陪伴我们,让我们完完整整感受到自己的身体属于自己。

一名男子进来,在我和伴侣之间一台跑步机上跑着。他不断按键加速,脚步像在猛力拍打机器的心脏,一巴掌一巴掌声声响,接替不断。我用眼角偷瞄他跑步机上的屏幕一眼,只见消耗的卡路里不多,没有对跑步的基本知识做些了解,唯恐健身不成反伤身呢。

空调器放送一阵阵冷风,身体还嫌热,在跑步机上快走半小时,已汗湿了一背。伴侣仍在奋力运动中。我看见两台熟悉的滑步机,在健身室一隅,开心地跨上去,按了又按Start键,始终启动不了。直到一名正在举重的女子迎上来,轻声告诉我说:要踩了,才能启动的。我红着脸,想不起从前上健身房,是怎么使用滑步机了,只记得在滑步机上运动,喜欢得紧。笑自己傻了。

两脚分立,踩两个踏板,刚好身穿青绿上衣、花热裤,仿佛一只青蛙或癞蛤蟆,套上脚蹼,站稳了,开始滑步,手握着非固定式把手前后摆动,逆水泛舟似的,非常吃力,咕呱咕呱呱,比提着大袋扛在肩上,一次踩好几级石阶还气喘,很窘。我手脚停止了动作,才倏然惊觉自己在滑步机上,近乎滑不了步不行了,我走向此时已候在一旁的伴侣,垂下眼皮告诉他。一粒粒汗珠在胸口、额头上渗个不停。汗酸在空气里如涟漪般扩散,脸热热的。

明天,明天,我们再努力吧!能跑得多远我不管,重要的是,我知道跑步它已回来。


链接:叶家乌贼



Tuesday, 21 August 2018

新加坡:想吃传统中式糕与马来糕、娘惹糕? Begawan, Bugis Junction

想吃传统中式或马来糕、娘惹糕?在新加坡,上哪儿找呢?这里不似马来西亚,住区有Pasar Malam,斋戒月有Pasar Ramadan,一些路边摊也摆卖格式传统糕点。

自小移民国外的朋友,前阵子到这里玩时,提起喜欢娘惹糕。带她到小贩中心,买了ondeh-ondeh等。Ang ku kuih好难吃,硬邦邦的,好像一百年前做的。

这天,经过Bugis Junction的Begawan Solo,传统糕点连锁店,第一次买下3样糕。

Begawan Solo由1979年到新加坡生活的印尼人开创。除了ang ku kuih,木薯糕等,也卖kuih lapis。

 

这家的Ang ku kuih不错哦,1.20一份,豆沙不会太甜, 皮厚度软度都刚刚好。其他两样也顶美味的,ondeh-ondeh2.70,让里头黑糖融在口中是我向来的嘴爱,gula melaka糯米糕嫩嫩的,入口即化,足以解馋,可惜不足以裹腹子,太小份了。想当年,中学放学可是两三块糕点就吃得饱又满足,价廉物美,虽然此城非彼城,毕竟时代不一样,不一样了。


网页:http://www.bengawansolo.com.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