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14 November 2018

断舍离


写诗之人,博览群书。搬迁在即,她把书架上的书分送出去。“腾空了,才有位子放新书呀。”她说,“可是送走了很多,书架上还是满满的。”看起来挺烦恼,——藏书丰富,日日置身书海,大概瞧瞧也快乐!朋友怎么舍得把书送走呢?

我的书,分散在各地:娘家、婆家、哥家和目前寄居的宿舍;就算凑齐,也企及不了藏书万千的景象。商纣王有酒肉池林,平民百姓如我者,要是能坐拥书海,光想象就令人振奋。心里奇怪的是,朋友身在新加坡,要看书,设在各区的国家图书馆往往不难找到,既然买回家,就是想收藏吧?怎么又送走!

“喂,不如都给我?”我俩的关系,并不亲密至此。于是我挑了两本最感兴趣的,后来又拿了一本,她另外递给我一本,带回家,与我的书们说说话,结伴当朋友。接着诗人把一批又一批书,送往图书馆的“交换旧书”书架上。有一次,我与她同去,只见一布袋书一上架,几个老年人好像早晨的曙光涌现在黑暗处,立马拥上来,略眯起眼睛翻着看,布满鱼尾纹的眼角微微上扬。比之我,他们对那些书看重得多;让他们个别领养那些书,才真正具有意义!把书送走是朋友的大爱,将书要回是我的贪!啊,物欲活,灵魂死,我一下子慌了。

不需要的物品快送走,可以借来的东西请勿买,别因东西免费就抱回,书桌只放一台电脑一本书,抽屉空留三支笔,衣柜中易于搭配的极简服饰折叠整齐,六、七件就够……不久前打开书,释放出“断舍离”的概念,打动着我;立志要在生活中实现,却知易行难!看来我六根未净,断不了爱憎贪痴之念啊。

另一名友人,听我提及该概念,使劲点着头。原来,她有些衣服不合身了,有的买回以后不再喜欢,一次也没穿过,送走嘛,实在不舍,留在家中,徒占空间,——她家房子位居市中心,寸土寸金,范围不大,空间有限,只好忍痛送走,捐给救世军。要不是我提起有关概念,朋友说,她从没想起当初难舍难分那些衣物哩!

把书送走的诗人后来告诉我,有些图利者专在那些“交换旧书”的书柜处等便宜捡,把捡来的书卖给二手书摊。我双眼差点蹬出来。“那你怎么不自己卖呢?”小家子气的我,不由得提问。朋友耸耸肩不作答。我忽然想起某二手书摊的职员曾告诉我,他们收购二手书,不是一本一本来计算,而是像收购旧报纸、旧纸皮那样,按公斤来称重哦!朋友是写诗之人,诗集出了好几本。爱书、惜书又是写书者,要是以这样的方式来售卖书本,叫她情何以堪?

朋友买了书豪爽送走,我嗜书买书,往往过了数月或经年才翻阅,不由得铁定心肠提醒自己,除非是使人极其心动、叫人格外欣喜的美妙的书,——会让自己化身书虫,钻入书中,直至书页如秋风落叶般旧了,依然充满兴味,否则的话,想看书?上图书馆借阅吧!


链接:叶家乌贼



Saturday, 10 November 2018

新加坡:居家用品Spotlight Westgate新开张 #缝纫用品 #居家用品



路经那天,Westgate的Spotlight新开张,在Spotlight商店楼下,Westgate购物中心的广场处,有促销活动,除了让观众转一转旋盘就有礼券或礼物,货品也当场有打折,人山人海。凑热闹挤进人群中一看,果然有好康!

让我看上的是布质挺好的窗帘布,每张只需$15,原价为$32。虽然款式有限,但颜色有其中一个组合感觉不错的,便买了一对回来。前阵子因要采购窗帘,在市场上看了一遍,不管新马,价格都不比这便宜,品质也比这款差呢。

至于Spotlight店家,眼看顾客满,还是改日再去看看吧!

妹看了样式,说好像国旗。国旗哪有这个颜色的组合嘛!我感觉有点像在南法旅游时,当地常有的设计,只是在我们家,家私、摆设等更它并不搭配得很和谐。有空再好好布置一番吧!

---
一周后,到Spotlight逛逛,范围好大呢,卖各类居家用品,从窗帘、床单,到烘焙用品都有。此外,缝纫用品也应有尽有,缝纫机、各种线、许多款式的布匹,不乏花样好好看的等等。也有美术用品如画料、画布等,更有生日会的装饰品,气球等等。


 Level 3 Westgate, 3 Gateway Dr, 608532
网页:https://www.spotlightstores.com/

Thursday, 8 November 2018

永远的金庸


金庸走了,享年94岁。消息传来,令人感伤、惆怅。金庸小说陪伴着我们长大。无论在家在校,提起金庸小说,大伙儿都直起身来,眼瞳发亮,口沫横飞。

在我们家,金庸迷更是横跨三代:父辈、我辈和外甥辈。父亲有一套金庸小说全集。小时候,平日他不许我们翻阅。惟有长假到来才例外。第一次读金庸小说,在小六会考之后。读的是《书剑恩仇录》,那是金庸笔下第一部武侠小说。一开始,我就被其精彩内容吸引住,屏息读完,意犹未尽,又急着读下一部,通宵达旦,废寝忘食。我跟着小说人物的遭遇或悲或喜,有时拍案叫绝,有时手舞足蹈。好几次,母亲蹙起眉头,责骂我自对自笑,发神经。骂声未落,我又大笑起来。这样的情形在读《鹿鼎记》时最要紧。“妈,你不懂的啦。”我对母亲说。

日夜读金庸,我在梦中邂逅了仪态万千,眸子萤然有光,手持长剑的美女,给她磕上一千个响头!也曾纵身一跃,落入谷底,被水奇强的浮力和急流卷向冰窖,又冲出水面,见到阳光耀眼,花香扑鼻,别有洞天……

看金庸小说的乐趣,在当时的我们家,唯有父亲、兄姐才理解。小说引人入胜的情节、紧张的气氛、精妙的招式,让我们聊着聊着,不由自主就进入武侠天地,谈论起最喜欢的人物个性,最神往的武功,最深刻的爱情,最潇洒的名字等。

父亲认为,为人要以正直敦厚的郭靖为典范。大姐比较喜欢陈家洛,风度翩翩,武艺超凡。二姐讨厌油腔滑调、不学无术的韦小宝。三姐憎恶郭芙浮躁任性,斩断杨过的手臂,不可理喻。哥哥欣赏亦正亦邪的魔教教主任盈盈,心狠手辣,最后却甘心与令狐冲归隐绿竹巷。我钦慕偏激任性,神情狂放的杨过,对小龙女的爱至死不渝。没受过教育的母亲自学识字,但是她不爱阅读,每当听我们讨论起金庸小说,便呵欠连连,东张西望;日子久了,竟然也知道周伯通会自己和自己玩“双手互搏”的花样,称呼他“周老前辈”,他就大哭大闹。

类似的情景在二十几年后,竟然再次出现于我们家。有少数家庭成员不看金庸小说,每当他们打开电视,追看金庸小说改编的电视剧,我们便从鼻子里重重哼出声来,说这怎么好看!要看,得看书!于是老老少少,老中少三辈,但凡追读金庸小说者,便跑来聚在一起,热烈讨论。

前阵子,跟一名学姐闲聊,无意中提起学习过跆拳道一事。她问我怎么会想到要练拳呢?当时我回说我哥练拳,我看着好玩便跟着练呀。别后细想,主要不是读了许多金庸小说之故吗?降龙十八掌、九阴真经、铁掌、水上飘等,那些武功招式,让我痴狂,小小人儿异想天开,要是我也能当个文武双全,诗书琴棋画都擅长的武侠人物有多妙呀!

那年在少林寺金庸石碑前留影

就因为那次闲聊,我再次涌现翻读金庸小说的兴味,上下班通勤,抓紧时机阅读。神思静静聆听我念金庸小说,一眨眼就抵达住宿处,间中有时眼眶泛红,有时手按着脑袋,就快叫出来。有别于当年,如今的我阅读过好些中外经典读物,仍然深为其打动。金庸小说魅力无穷,历久不衰,必能流传千古。

链接:叶家乌贼



Thursday, 1 November 2018

水墨时光




他用砚磨墨,磨呀磨的,墨香在空气中荡漾开来。我和同学们围着他,渐渐微醺。待墨黑亮,他笔一蘸,浸濡了墨,在宣纸上挥写,轻轻松松,十几分钟,画成一副写意荷花图,荷花绽放,芦苇起舞,题字“夏凉”。

静静看他作画,心灵充满欢快。“看老师作画真是一种享受!”好几次,同学们私聊谈起,都这么表示。我的住处离学画地点颇远,每每下课回到宿舍,时针已指向十一,上班日的就寝时间悄然而至,我卸下一袋笔墨用具,尚未洗浴,却抽出画纸,迫不及待与伴侣分享:今天老师画了些什么什么,老师评我的画这里有待改进、那儿可圈可点……

他,——赖瑞龙先生,是中国“岭南画派”第二代大师赵少昂及新加坡先驱水墨画家范昌乾的弟子,作品曾受邀到世界各地参展,名满天下。我何其有幸,在今年的七月天,拜师其门下。然而拜师求艺,求的不是老师的名气,而是仰其画作、慕其画外修养。

拜师前约莫两个月,我在书城一家画廊不期而遇一副写意群鹤图,一见倾心,几次三番,离开了又踱回去,赏了又赏,画烙心上,心留画中。一副画,牵走心神,又闻该画出自为人谦和、冲淡的画家之手,我不由得期盼:“要是能向这名画家拜师学画,该有多好!”而你相信吗?“梦想成真”这回事,并非只有在童话中才能实现!

赖老师的水墨画班,设在古色古香、成立于1845年的醉花林俱乐部。舒适的厅房内,壁面张贴着书法和水墨画条幅。偌大的空间陈列着一张张长桌,每位学员各占一方。赖老师的长桌,则横摆厅前。他神情宁静、风度庄重,为我们示范如何调墨、下笔,构图、作画。寓意高尚品德、不卑不亢的“四君子”梅兰竹菊,是最初几堂课的作画题材。学画梅兰竹菊不是死学,对执笔、用笔,宣纸和墨彩的效果掌握好了,不知不觉就能运用在别的画上。

赖老师说,当年他学画,单是画竹,就练了整整两年!我们好高骛远,梅兰竹菊的基本功未掌握好,就一下请老师画荷,一下求老师画鱼。老师亲切和蔼,极少拒绝我们的恳求。然而他再三强调,要我们继续锻炼基本功,把梅兰竹菊画好。赖老师作画,淡定、潇洒,水墨魅力直透观者肺腑。他画小鸡,叽叽声就从宣纸中传出来,虫子慌逃;他画鱼儿,宣纸上顿时波光粼粼,小鱼掀浪,其乐无穷……画中草木不是标本,是生命。那可是几十年功力的积累呀!

在赖老师笔下,同样的荷花主题,有着变化多端的天地。从他所刻的闲章,不难看出他对荷花情有独钟:《十里荷香》、《梦荷》、《荷花世界》……赖老师说,荷花属于热带,在南洋地方容易栽种。此外,荷花的构图表现丰富,荷花亦标榜出淤泥而不染的品性,他喜欢写荷。据说,在赖老师的画室“养砚楼”,就栽有荷花!他每天磨墨添水,作画习字,观察花草,修身养性,与砚为伍。

赖老师要我们记得,作画是一件快乐的事,不要老是跟他人争长短。赖老师又说,不要刻意去追求什么,画一副满意的画最为欢喜!

与赖老师和同学们相聚的水墨时光,一小时就像一分钟,一霎时就过去了。于是一堂课上完,我憧憬着下一堂课,又下一堂课……


链接:叶家墨鱼

Wednesday, 31 October 2018

琦君《玻璃笔》——笔下世界真善美

十点十分像什么?像一张嘴角上上翘开心的脸。

英文老师的一句话,她铭记于心,“也体会到,要使自己有一张快乐的脸,必定先要有一颗快快乐乐的心。心里不开朗,天地就变成狭窄了。而懊恼、追悔、猜疑、忧虑都是不开朗的主因。” 〈十点十分〉


琦君情感细腻,文字浅白,自然流畅,字里行间时时流露出浓厚的人情味,让读者体会到她的柔情和对万物的爱,读着读着,有时会心一笑,有时眼眶一热,心暖乎乎,又不至于泪流满面惨兮兮,感觉就像坐在一名老奶奶身边,听她亲切地讲故事。她重感情,非常怀旧,有些许固执,饱读诗书,文字自然不造作,也是我喜欢其文的原因之一。

琦君的文集看多了,有时候难免觉得内容近似,缺少新意。尽管如此,来到图书馆,还是情不自禁翻阅她的作品。也许贴近生活,倍感亲切,也许她对真善美的体现,有一股温柔的力量,牵动心弦吧。

对创作有企图心的人,大概不乐意翻卷读琦君。现代文界推崇的似乎是她的文风的反方向。

这本合集篇幅短小,一些篇章读起来难免意犹未尽,发挥不足。初读琦君作品者,建议先从别本文集下手。她多篇作品收录在台湾教材中,家长们想给孩子们找课外读物,琦君的作品是不错的选择哦!

摘录一些起着共鸣的段落:

我永远记得乔治桑对巴尔扎克说的话:“你写的是现在实际的情态,我写的是我希望能达到的美好境界。”我不谙文学理论,但无论是浪漫的或写实的,一位握笔的作家,一定会想到,他的作品对社会人心的影响……古今中外,多少名篇,写的都是对人间一份执着的爱。那么,让我们多写点美好的一面吧!〈曾经爱过〉

触目惊心的行文已经够刺激人心了,从事文艺写作的人,虽不必负有社教使命,而本着不昧的文学良知,是否能从绘声绘色、描绘性与暴力的丑陋间,掉转笔头来写点美好、祥和的一面,以扭转江河日下的颓风呢?……如果一位作家,为了探讨人性,为了实现自己的某种文学主张,也为了表现惊世骇俗的写作技巧,是否非强调“性”与“暴力”不可呢?〈应描写美好的一面〉

“不诚无物”卖弄才情,标新立异,非诚也。只为标榜,哗众取宠,非诚也。以文学为工具求达到某种目的者,更非诚也。〈刚与柔〉

“我的床边,除了古典诗、词、新诗、名家小说随笔以外,还有一本《笑话大全》,一本儿童诗,每晚依枕,吟咏几首喜爱的诗篇以后,就带着笑话的轻松喜悦,与儿童诗的温暖入梦。”〈童诗与童“话”〉

琦君的朋友说,“我没有特地做什么好事,只是平时心中总想着令人愉快的事,时时记着别人对我的好处,和自己拥有的幸福。嘴里从不说难听的话,残酷的字眼,尽量做到心不存恶念,口不出恶声的地步,心情就会平静、快乐”〈祸与福〉

以“一日一字、一日一汗、日行一善”自勉〈三一课题〉

一知半解的“智识”愈丰富,心里愈恐慌。<盲点>

除了以上摘录的几点,也喜欢〈许愿石〉,简简单单一则“童话”,带出老人的寂寞、小孩的真诚,和彼此之间美好的际遇。〈父与子〉也是非常有趣的一篇。想要怎样的下一代,就要立个什么样的榜样。

书末她的手稿,字体真好看!用整齐漂亮的字来写完一篇稿,要我这么做可为难了!

最后,附上文中一句活泼句子带来的一幅画:“荷叶鱼儿伞”。


Tuesday, 30 October 2018

榴莲树,榴莲花,榴莲香喷喷

榴莲是万果之王,“榴莲出,沙龙脱”,指的是为了买榴莲,衣着可以典当,可见其魅力无法挡。我是超级无敌榴莲迷!提起榴莲,想起榴莲,嘴里就开凿了一口井,泉水源源不绝——

如果你也是榴莲爱好者,可曾见过榴莲树?知道它长成什么样子,开的花好不好看,初结果时,挂在树上有多可爱吗?

这就给你分享山榴莲点滴。


大家好,我是榴莲花!跟喷香的榴莲一样,我可是香香公主呢!

为了让榴莲长得好,自然法则是,风风雨雨,自然界一般会摇落好多好多的花果。适者生存,活下来的榴莲,都是王中王。

榴莲不只是果子能吃,榴莲花也能做菜,据说凉拌、炒蒜泥,炒峇拉煎等,风味独特。

 

榴莲不是伸手就可采摘的,一来榴莲树长得高又高,二则榴莲成熟了自然会掉落,采摘的榴莲怎么好吃呢!

榴莲在什么时候掉落呢?一般来说,在凌晨时分,天将亮未亮之时。但其实,大白天,高兴掉时它也随时会掉落哦!榴莲掉落时,砰的一声巨响,轰轰烈烈,就像它的味道一样,举世无双。如果恰巧站在树下,恐怕会头顶开花吧!

除非是榴莲园主,深谙榴莲树习性,或者非比闲空,否则要等榴莲掉,靠的是机缘巧合,“它是你的,就是你的”。恰巧路过它掉在脚边,刻意守候却相逢不了。

 

当然,好的榴莲不只是令人垂涎,动物们也爱不释手。所以早在榴莲掉落前,就有些动物偷偷把它们摘下来吃,所以不难在榴莲园的地下,看见被偷吃的痕迹。爱吃榴莲的人们,看了怎么不锤心肝哩?

  

山榴莲是很难打开的,动物们实在是“牙尖嘴利”也!山榴莲也是极其美味的,苦中带甜,甜中带苦,棵棵树的榴莲,都别具一格,绝无仅有哦!

想吃山榴莲,可遇不可求。到市场购买更方便些。名种榴莲当中,你最爱的,是什么品种呢?

相关阅读:垂钓榴莲  

Sunday, 28 October 2018

韭菜炒豆干(素)




素食主义有多样性,我不是素食者,只是少吃肉类,这道韭菜炒豆干,自然不包含在五辛素主义(详见:素食主义)内,指的只是不含肉类,另外,也含酒哦。

与朋友们聊天,有时候会被问起有哪些美味又简单的料理,我发现,大部分上班族下厨料理,只想做些简单、容易又健康的家常菜。想吃丰富的美味料理,他们往往更乐意上餐厅去。

那么这里就分享一道我最爱的家常菜之一吧!无论食材的准备还是下厨的过程,都轻松、快捷。豆干脆,韭菜香,清淡有味,食之不腻。前提是,你得跟我一样,喜爱豆制品,也喜欢韭菜才行!


食材:

豆干 1片
韭菜 1把
蒜头 3瓣
食油 适量(约3汤匙)
米酒 1汤匙
盐 1/3茶匙
胡椒粉 适量

 

1. 豆干剖成3片,切成条状,用少许盐和胡椒粉腌制。
2. 韭菜洗净,切成3-5cm左右的小段。
3. 蒜头去皮,切成薄片。
4. 锅加热,倒入2汤匙油,把豆干两面都煎香呈金黄色。
5. 把豆干搁去锅内一旁,再以1汤匙油爆香蒜头,加入韭菜,翻炒片刻,倒入米酒,再翻炒片刻,起锅。


Saturday, 27 October 2018

Cosmo breakfast buffet @ Campus Clubhouse, Nanyang Technological University(NTU) 南大早餐自助餐 #Jurong West


周末到那里去走走呢?如果住在裕廊区,走吧!大清早,上南大吃自助早餐去!

在南大的Campus Clubhouse,有Cosmo餐厅提供早餐自助餐,每人$15++ 。

清晨踩着晨雾,听着鸟鸣,抵达餐厅,大片大片的落地玻璃窗外,绿意盎然。晨曦洒落绿叶,远处雾气弥漫,唤醒我在泰国Sauchada Resort用餐的记忆,仿佛温习了一遍。

七点刚刚营业,我们是最早抵达的顾客之一,招待员态度好,而戴高帽子的大厨,走动着检查菜肴,热情推荐说,吃炒饭吧,炒饭好吃!正巧几秒前还听他跟一个马来先生说,“Makan Mee Goreng, Mee Goreng sedap!”便回他,“你不是说面好吃吗?”他一脸惊讶,“哇,你会听哦!好吃,好吃,都好吃,明天的黄梨炒饭更好吃,本来今天要炒的……”


  
  

我先取炒面,是典型从小吃到大那种街边摊印度式mee goreng,香辣美味。再取炒饭,也香也美味,口味相对清淡,正适合我,辅佐以其他重口味菜肴也极妙。

茄子也顶美味,非常下饭,可是很辣,我想酒店住客(那些参加conference的讲师教授们,尤其洋人),能受得了吗?

 

我都是取一小份,一小份,想品尝各式美食。白粥有各种小菜:焖花生,炸葱头,青葱,紫菜,腌菜,咸蛋和皮蛋。一样取一点,拌匀了,祭拜五脏庙,暖呼呼。

 

蒸笼里,冒着烟,以为是馒头,取了一个,原来是莲容包,包皮散发着面粉香,内陷细滑也不会太甜腻。也有果汁(味道像ribena),也有咖啡和茶,而我,喝杯果汁再来一杯温鲜奶。

也吃了Croissant,外观虽然不怎么好看,可是香香脆脆,涂上牛油,吃了满足。拍了发给妹妹,乍看她以为是鸡腿呢!

也吃一份沙拉菜,淋上芝麻酱。芝麻酱还可见到许多芝麻粒呢!蜜瓜甜,西瓜更甜,葡萄鲜脆,黄梨太生了,柳橙我没吃。最后来一个纸杯蛋糕,是香蕉糕也!

伴侣好喜欢这里的omelette,一共吃了三份。“不懂会胆骨醇过高吗?”他问。我呵呵一笑。久久一次,无大碍吧,我想。

 

还有前阵子买回来烤,初次品尝的Zucchini,湿嫩清甜,这里遇见当然也要了一些。加上菇类炒甜椒,色彩丰富,赏心悦目。

戴高帽子的厨师是马来西亚人,在这里上班才三个月。“全是你煮的吗?” 我问。“是呀!”他说,凌晨两点就抵达餐厅准备了。看起来很有热忱,一直问我,好吃吗,好吃吗?推荐完炒饭炒面,又叫我吃粥,又叫我吃蛋,说吃饱饱,慢慢吃。

八点钟,座位一桌桌有了食客,热络起来。隔壁桌一名洋人,手握着书,边吃土司,边翻阅细品,土司旁一杯咖啡,一碟鲜果。再远一些那桌,也是洋人,带着个小孩,一碟碟也全是土司、水果和沙拉,边吃边说些什么。也有几桌中国人,吃的都是粥和小菜。马来人吃的是mee goreng……

不能说是极其丰盛的自助餐,但整体而言,环境极优,不似市中心或商场里的餐厅挤满了人,食物平均而言都美味,这样的价格,其他地方难找吧!到底是让人满足的一餐。

离开餐厅之时,太阳已经升起。美好的一天,美好的开始。星期六快乐!

地址:50 Nanyang View Singapore 639667


Wednesday, 24 October 2018

我家暖男会料理

  
  

也许每日通勤时间长把精神消耗尽了,加上背脊不大强健,恢复全职上班以来,终日审稿译稿撰稿日积月累,颈椎僵硬,眼神疲劳,憔悴困顿。一日,伴侣忽然用指头掰开我的发丝,把脸贴上来说:认识你以来我第一次看你有黑眼圈而且这么深……”

是这缘故呢,次晨朦朦胧胧,厨房传来咚咚、笃笃的切菜和剁肉声。我睁开眼,发现伴侣已忙在厨房。他把我前一夜备好的食材处理得细致些,另外还加料呢烹煮起来——已不是第一次炒米粉冬粉……但凡我没有在电子锅加入骨或黑鸡熬汤的日子他就想点子变更出一道道美食,料理好装入饭盒,不许我动手

午餐时分,从卡其布袋掏出饭盒,像抱着宝贝一样,驾驭不住内心欢快,笑脸盈盈来到用餐地点。当我打开饭盒,鸽子“扑啦啦”飞起来,又“咕咕咕”聚在我脚边,眼珠子转呀转的,仿佛就要跳上桌来分一杯羹。

一边吃着镬气扑鼻的肉碎煎鸡,一边欣赏着太阳椒红橙黄青,各种颜色在唱歌。它们与玉米筍和青花菜组成的杂菜,就像花儿铺满饭盒,我的心亦开满花。伴侣是我心中的MasterChef!(MasterChef是我俩喜爱观赏的电视真人秀节目。)素来讲究饮食的他,实践起来,也色香味俱全,不输给星级大厨呢!

   

“会给的,何止是肉碎鸡蛋、黄豆或一道麦片虾?只不过我走得慢……但会赶上的。”——我忆起伴侣的承诺。时间退回到2010618日,晚间115013秒。分隔两地,他把字句敲打在网络上;而我对着屏幕,凝着留言,眸子亮晶晶的,心田暖呼呼。慢慢慢慢,事隔八年,伴侣的诺言没有被时光吞噬。相反的,他的承诺远超乎我的期待。

我仿佛触摸到父亲给我们尝过的那种幸福。在我们家,不是母亲一个劲儿地煮下去,父亲的身影,也常在厨房走动,并且跟自己的影子重复起来。与哥同住的日子,厨房也非我单独的天下。但凡周末,他都在厨房里忙碌,烤鸡、蒸鱼,香气弥漫。

谁说下厨和家务是女人的责任呢?回到家只会往沙发一躺,叼根烟看电视的男人与其说志在四方,毋宁说是坐上倒开的列车,思想禁锢。在家会下厨和分担家务的男人和女人一样,都可爱。恋爱的欢快景象,也能绵延至世界尽头。

不管怎样,不乐意伴侣劳累,每当他抢入厨房,都赶上说:让我来!”他阻止道:“不要剥夺我下厨的乐趣”他这么一说,我啼笑皆非了。说不定奉献亦让他快乐和满足?伴侣的用心,我到底明白。

记得恋爱初始我说过,不要给我一霎时的浪漫,我向往细水长流和贯彻始终的温柔与爱。密友听我提及此事,觉得我头脑坏了。“笨蛋!”她用语言鞭笞我:“男人对女人的万般好,很快就会消失的。在索然寡味以前,至少要曾经拥有呀!”我对爱情的憧憬,是一种天真的梦想?

跟伴侣在一起,或闭着眼睛舒服地靠着彼此,一边思索,一边做梦;或静静聆听他说些什么,自信而睿智;乃至于看他握刀下厨,从容自得,我清清楚楚,自己的愿望,并不糊涂。

“谢谢你!”我真挚地说。伴侣假装严肃回答:“我知道,我知道,还有麦片虾!”

“嘘……”轻轻轻轻地,我亲了他一下。


链接:叶家乌贼






Sunday, 21 October 2018

新加坡美食:我爱Bedok勿洛水粿,Qeen St Branch(Bugis美食)#观音庙附近美食


这是令人吃了又想吃的水粿。有趣的是,到过Bedok摊时并没有品尝,反而在Queen St的分店品尝而上了瘾。

周末到市中心,顺道又往Albert Centre来。为了水粿,也为卤面。这次点了5个,吃个过瘾。水粿Q嫩,辣椒香,菜圃脆,味道互相辅佐,真的好棒!吃得好满足。

 

长龙几乎不断,不过我点的时候很幸运,刚好前面只有一个顾客。也问取准许,拍了菜圃,和其中几箩水粿杯,另外一侧,还有好多箩呢,都是卖出去了的空杯,生意好好哦!

爱吃水粿的朋友们,前往别错过!


#01-79
Albert Cent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