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11 April 2018

四楼的厕所




上班第一天,经理提议带我到洗手间一趟,顺便了解四周,恰巧执行董事推门而出,于是三人并排着,向办公室外的扶手电梯走去。

办公室坐落在一座的办公楼,每一层在偏离手扶电梯的地方,各一座洗手间经理携带我去的,是三楼的洗手间。洗手间出来,夹在我和执行董事之间,她忽然放低音量问执行董事:要不要告诉她为什么我们不去楼的厕所

没有听到执行董事的答复也许眼神示意吧好像有些隐情哦,我心底这样思忖道,目光无可奈何地闪了开去。不知道也好,任其自然吧。

后来无意间觉察,其他同事上洗手间,也一径往楼下走。下班后,闲聊向伴侣提起这件上班小插曲绕有兴味地看了我一眼,道:“死过人。”听了他的答案,我眼睛瞪得大大的:瞎说,你怎么知道我追问他上网植入关键词一张照片跳出来一截下巴跃入了我的眼眶,突然一把抓紧伴侣的手,摇了摇头。

“唉?怎么啦?”伴侣问我,下意识停了手。

一截下巴,于是烙在脑海。如果我看见女子的脸,那么她的额头、眉际、嘴唇、鼻子、面颊及表情,必将无时浮现在脑海。就像儿时看了电影It”,电影中小丑白脸、红发、红鼻子的可怕模样,从下水道出现在洗手间一幕,吓得我每一次夜间如厕都战战兢兢,非要把尿意憋到急需泄洪不可,才冲进厕所,快速解决后,回到床上,埋进被窝里:不去想、不去想……好一阵子,才镇静下来。

小丑=可怕,——许多年后,剧情早已模糊,对举凡以“小丑”形象出现的人物、雕塑或卡通等,即使旁人告诉我多么可爱、逗趣,我依然觉得不可思议。

旧版小丑图:http://www.jiemian.com


话说回来,洗手间就算没发生过命案,本已是恐怖故事的场景。我在追述小学时光的一篇散文里这么写过:

阴湿的厕所,涓滴的流水声像一首悲歌,冷冷悠唱。曾有女同学在里面撞见厉害的女鬼,有不用脚走路能漂浮的本领。她喊叫着逃出来,招来凄酸的哭夭。为了确信自己还活着,要我们用手大力掐她的肉。此后,人有三急或上体育课要更衣服,我们总拉个伴,牵手走进同一个单间。<走进母校>

不只是厕所,学校、办公室、电影院,无处不流传着耸人听闻的鬼故事。冤魂不是我们下的毒手我们也许不害怕冤魂寻仇,可要是冤魂顽皮起来,或一时兴起,伸出舌头,或把脸从头上扯下来,跟我们打声招呼,那不是叫胆汁喷溅吗!

我不允许伴侣把四楼厕所的命案详情告诉我,当然也不乐意读相关新闻。逃避不是勇敢的人该有的行为,可是甭管它,嘲笑我懦弱就懦弱、胆小就胆小吧。

因为素来养成了晨起先喝一大杯开水的习惯,因为住处离办公楼远,每一天,抵达办公楼时,尿意澎湃。八点半未足,办公楼惺忪着睡眼,电梯还沉睡中,一间间办公室或店铺也在梦中。知道了四楼命案后,当我静悄悄走向三楼厕所的当儿,想象力不由得在脑袋里蹦蹦跳跳,一会儿告诉我嘿嘿人会走动,难道……

我用绳索把想象力束缚,不让它活动,一周下来,上厕所无数次,倒也相安无事。只是么,办公楼的厕所是共用的,其他租户的员工、老板以及客户们,也都是厕所的使用者。厕所有清洁女工负责打扫每日约打扫两次吧,可很多时候还是脏兮兮的,——至少以新加坡厕的卫生水平而言,是属于偏脏的。于是我听见一股召唤:来吧,来吧,往四楼的厕所来吧!这里没有人哦!

召唤的力量愈来愈强,就在我开始动摇之时,一个同事提起,命案发生在去年底,女主角为某家公司的实习生……

想到命案发生当日,当用户踏足厕所,赫然见到的不是人,而是被人称为“一具、两具……”的尸体,我打了个颤,上四楼的厕所?赶紧打消那念头吧!

没错,我胆小如鼠。

(愿逝者安息。)



中国报 诸家 2018.4.11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