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21 June 2018

蓝色星期一

周末就是赖一赖床,起来稍晚,准备早餐,伴侣共享,一聊天,伸个懒腰……



去哪里鬼混’?”某日,同事问

没去哪里我答顶多逛一逛商场,喝个下午茶。

剩下的时间呢?同事又问。我答不上来。

这个周末,当我把如山衣服堆在床上,一件件洒水烫时,忽然想起上述对话。没错,周末就是赖一赖床,起来稍晚,准备早餐,伴侣共享,一聊天,伸个懒腰,看一看窗外风吹叶落,松鼠蹦跳,打扫房子,洗刷浴室,午饭时间到在厨房里忙进忙出,午饭后稍息片刻,上一上,烫衣收拾整理……

原本分在七天慢慢进行的家务,浓缩至两天。不只如此,平时忙碌疲累,下厨极简,周末再累,要好好料理丰盛一餐祭拜爱侣和自己五脏庙。时光一晃精神,星期天的夜已压降下来

要是补眠一天好!经常听朋友叹谓。人人Monday Blue

Monday Blue,意指蓝色星期一,或忧郁星期一。那是由于星期一落在每周假日之后第一个工作天,叫人心情怎么不低落呢?

上班时间无弹性早出晚归的上班族,每逢星期一往往穿上暗沉色系的衣衫,仿佛一种无声的抗议。穿梭人海中,踏进办公室,放眼一片蓝郁郁当真有趣!不怪乎回归全职上班队伍初始,同事、朋友大多以怪异眼光望着我问说怎么愿意放弃自由自在的生活,回到牢笼里呢

年轻人不一样。也在狮城上班的外甥跟女友,二十一与二十岁的年轻人,平日加班晚了,周末一到,节目还是多姿多彩旺盛的精力,叫人艳羡。说来也不无道理。二十岁,不就是我初上大学的年龄吗?记忆中天天赶项目熬夜,还有精神参与团队活动:摄影、保龄球、编辑……还经常与舍友们浩浩荡荡爬山去,吹风、放风筝……

那么,我的岁数乘以二,大概就是父母现在年纪。啊,他们的精神有多困顿?往时携带他们出游,我们体贴父母的身体状况吗?

每个早晨我把闹钟关掉,刷了牙,一阵惊惶匆促的脚步声往返厨房、卧室,一边烧水,一边用电炉煮麦片,同时开煤气快炒,为午餐备饭盒。完毕后洗澡、更衣、涂脸霜……这样的时刻,脑海便不由得浮现起窗外喊阿欢,阿欢,起床啦父亲身影低沉的声音,以及他替我和妹涂好面包、泡好美禄,——啊啊,那幸福的年少岁月,父亲可劳碌呢,送我们上学,还得赶去上班日落方息

对于父亲的车子总在我把面包刚咬下第一口就启动引擎,候在大门外,如今更能理解我不也天天和时间赛跑吗?分秒必争,只要晚一分钟,极有可能错过巴士,同一班地铁早让群众涌上轨道去了就算时间准点,巴士也会误点,地铁更报告由于前方道路列车拥挤……”因为下雨轨道湿……”一连串问题让地铁无法飞送我们往目的地。

于是乎,当人们稍息两天来到星期天的夜晚怎么不直呼Monday Blue唔,跟喜欢不喜欢份内职务完全是两码子事。


2018-06-21《中国报》叶家乌贼  
叶欢玲,外号乌贼,爱书墨,不善言辞,在大自然的怀抱里快乐似孩子。

链接:叶家乌贼

Saturday, 16 June 2018

与理想战斗40年——听向阳讲座有感




阅读过的诗集不多,亲睹过其风采的诗人,也仅余光中。余光中在去年的十二月天挥别了人世,然而他的诗集依然摆在书架上,闲时翻阅。也许这就是向阳说的,“诗会证明你的存在”,——诗人已亡,作品却不朽。

向阳(1955 - ),本名林淇瀁,写诗40多年,为台湾知名诗人。坐在观众席末排,出席诗人向阳的讲座《时间·空间与人间——诗与日常的对话》,我洗耳恭听,讲座结束了,意犹未尽,在诗一样的雨天,多希望诗人多朗诵几首其诗作,多分享他的感悟,并把预备好要播放的曲子,全都播完呀!

向阳表示,他的诗,是试图与“日常”对话。诗的日常,就是诗人对时间、空间与人间的感悟和回应;将看似平凡的日常,通过诗,表现其时代性、普世性和人间性。有人感动,就是一个创作者的价值。向阳又说,即使是一个小孩,朗读自己的作品,或有人读了掉泪,就很满足。

听了此言,身为诗的门外汉,无法不拍案叫绝。谁说诗一定要故作晦涩,深奥难懂呢?广为流传、影响深远的古诗与绝句,不都平易近人,自然流畅吗?一如问答环节中,诗人回答观众提问,指在创作上,多写自己的生活,用听得懂的话,来感动别人,就像林文月写的散文一样。

曾受邀参加美国爱荷华大学国际写作计划,以24节气为题材书写《四季诗》的向阳,其诗作《四季诗》还启发了我国国家遗产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二十四节令鼓创立人之一,陈再藩先生有感《四季诗》中二十四节气手写现代诗的书法优美,遂产生了以二十四面单皮鼓,每一面鼓代表一个节气的构想,在华人传统鼓艺的基础上加以结合,形成天地人合一的表演概念。

身为诗人,向阳也曾历经创作人或多或少面对过的孤独。40年前,他写的台语诗是当时的禁忌,40年后,其诗作却被收录在高中课本中,获编为曲,如<阿爹的饭包>,更得了传艺金曲奖的最佳词奖,成为荣耀。换句话说,那是人与理想的战斗!当诗人这么说的时候,我感觉眼眶热乎乎的。40年的战斗,多少人能坚持下来?

向阳以台语写诗的初衷非常单纯,即想藉诗来代他的父亲说话,来探寻他父亲的生命。也许是这个缘故吧,让诗人走得更远?

不能不坦诚,讲座会之前,我未曾拜读向阳之作。然而讲座会上,却为其生动的言辞,真挚的分享,幽默的诗句,优美的音律等,牵制着情感。雨停了,讲座会结束,我的情绪还在其诗与诗谈中。抱着诗人签了名的诗集一路回家,心情美美的,期待着下一次与诗的邂逅。


《星洲日报·星云》2018年6月8日

Friday, 15 June 2018

专属理发师

她以为她很美丽 其实只有头发还可以(陈年旧照)



“我们是女人,要舍得花钱打扮自己。”

大概广告牌写着理发$15,推开玻璃门却巧见理发师向老先生收取$30费用的缘故吧,我一愣,赶紧向理发师探问价格,确保无误;替我理发中途,她便用表示怜悯的语气对我说。

理发店坐落在南大校园内,顾客以师生和职员家属为主,没有时尚的装潢,或红透半边天的影星海报,收费比商场里的理发店便宜许多。打量起理发店里的顾客,一个是谢顶的洋人老先生,一个是根根银发的女士以及伴她而来的中年男子,手握讲义似在备课,除外还有一名年轻学子,听他跟理发师说待会儿想要理个阿兵头。也许像马来西亚邻里的理发店,一般或给人老气、落伍的感觉,年轻美眉和时尚男,多半不乐意光顾呢!

头发剪下是去不回的。我是正常女子,除了内涵、修养,当然也在乎外在美感和镜子里的一张脸漂亮不漂亮。但是我不以为,贴上影星海报、设立在名牌店遍布的商场中那些理发店,雇用的理发师手艺会高明许多,理出的发型款式一定更好看。稍有经济常识的人都知道,商场里门店租金高,单是偿还组金,老板就会在客户身上加收一笔为数不少的成本费。何况我只想把长时间待在冷气室,又因学游泳接触含氯水,近期发质变干燥的长发修短,并非追求款式最新颖的发型。

我在长镜前的椅子坐下。理发师替洋人老先生理发后,便带着剪刀来到我身后。

理发师年纪四十左右,问了我理想的发型后,一双巧手便劳作起来。咔嚓、咔嚓——,她好似一名魔术师,这里修一修,那里剪一剪,一霎时就把我一头乱发理得服服帖帖,用吹风筒吹一吹,然后在发尾抹上护发精华后,她用前后镜让我照了一番。我感觉精神振作了,内心正高兴,忽然她说道:“你的头发还是很健康的,要好好保护。”

因为向她提及发质变干燥的问题,她又补充一句:“头发不会因为剪短,干燥问题就解决,是要保养的,洗头时记得用润发乳,洗发后也要抹上护发液……”是看透我原来连花$15理个发也不大情愿,本打算回马时才理发的吝啬鬼心思么,接下来她没有用各种手段向我推荐任何产品哩!

开开心心离开理发店,见到伴侣时,他说视觉效果很不错啊!没有比以前去那些理发店理的差!有生以来第一次在新加坡理发的经验,就这么告一段落。

后来想想,我一般不大乐意花大钱在秀发上,做烫、染、吹、洗等各种美发护理,也许是自小养成的习惯。在我们家,一直到离开家乡上大学以前,我们的理发师都是母亲。母亲有一袋子的理发器具,从剪刀、剃刀到爽身粉都有。母亲是我们的专属理发师,虽然她没有惊为天人的理发手艺,到底帮我们理了无数次整齐端正的发型,正适合年轻岁月和莘莘学子该有的形象。简约、大方是最纯粹的美。

倒是老朋友见到我时,颇有微词。“我以为你有了全职,工资稳定,会烫个卷发呀!你不是很喜欢卷发,又很久没烫了吗?”我耸耸肩,一时不知如何作答。“再不然,你一般也会剪个爽朗的齐耳短发吧!比较符合你的形象。这样不长不短的……”

是全职上班后时间受约,数月没回家探望父母,想念起专属理发师以往常为我理发的齐肩长度也说不定!


2018-06-11《中国报》叶家乌贼  

叶欢玲,外号乌贼,爱书墨,不善言辞,在大自然的怀抱里快乐似孩子。

链接:叶家乌贼

Tuesday, 12 June 2018

像飞鱼一样游着



海天一色,像飞鱼一样在波浪中来游去,多令人憧憬。然而我怕水,一下海就被浪头给掀倒,手脚全擦破。倘若有上辈子,我多半是个喜欢戏水,却被河伯夺走生命的孩子。

三十几年的岁月溜走了。如果遵循原来的步伐过日子,那么接下来的生活,说不定会少了明艳的颜色年轻的尾巴,也唯有被年日无情的手,一拽扯掉!直到最后,海天一色,像飞鱼一样游着,依然只是憧憬中的美好。

这样我可不乐意。于是采取了行动。领取固定工资第二个月,报名参加了游泳课教练是一个典型的狮城年轻女子,古铜色肌肤,身材矫健,说几句华语,会停顿一下,想一想下一句该怎么表达,词穷了,便以英语接下去,双语交替。她个性爽朗,也顶有耐心,当然学费并不便宜,按常理来说,服务自然不会太差。

课程一共四堂上第一堂课那天,下班后,赶至住区附近的体育中心,缴了门费,上十几年前买的泳衣,把长长的头发扎起来,套进泳帽里。泳衣穿上去比以往窄了,略显肉感,然而身体已不复年轻,不好意思大摇大摆,半老徐娘似的,在辽阔的泳池范围长长的廊道上穿过,便套上一件白色T-shirt,提着浮板,握着泳镜,来到教课区。

泳池分为三区:孩童区、成人区及教课区。此外设有男女浴室、厕所、有锁柜子。教课区的泳池周围,早已坐满带小孩学游泳的家长在泳池中学习,要忘掉那许多双眼睛,才不会有被人盯着瞧的感觉。

我的教练也亮着眼睛,等在那里。Coach Felice,我朝她挥挥手。下水后,她教我用嘴在水中吐泡泡。噗噗噗、噗噗噗,我化身一尾金鱼,在不透明的长方形巨缸里吐气。

这里没有水草,只有加了氯消毒的水,四面八方温柔拥我、吻我。我吐了一个又一个泡泡,教练满意了,便让我用鼻子吹泡泡,噗噗噗、噗噗噗。再来是嘴巴、鼻子同吐泡泡,噗噗噗、噗噗噗……

吹泡泡,让我们游泳时不窒息。掌握了这技巧,接下来要把整个头颅浸泡在水中,同时吐起泡泡。我的脸前绽放了一朵朵泡泡花,但我没闲情欣赏它。对当下教练的示范,全身贯注,彻彻底底把握时间,进行训练。

用手轻托浮板,浮在水上,脚踢泳池边,向前游去,边游动,边注意口、鼻同时吐泡泡小心翼翼,避免撞上其他教练的学员,人数多得数不胜数。这就是城市了,想享有一片绝对属于自己的空间,不容易啊!

练习复练习教练说,不会站水,到深水处游泳,就等于放任恐惧来攻击我们于是我把腿用力往前缩,学习立在水中央,脚步踏稳了,手才滑动。偏偏肢体不听使唤不是一只脚先站,就是只用脚尖立,再不然,双脚未踏实,手已往前推……

课堂结束,已累成一条死鱼。基本技巧未掌握纯熟,然而比起多年前向朋友学游泳,至少一次,我克服了“惧水症”。

是教练给了我安全感,抑泳池边那些威猛的救生员,让人激起幻想,觉得假使溺水了,由他们雄健的胸脯抱起,会是一个不平凡的经验,而放胆学习呢?

良家妇女,当然不胡思乱想。

搭上巴士,赶紧回家吧!天已经暗黑路的两旁,那一栋栋组屋无数个窗口,发出隐隐的灯光城市的眼睛瞌睡


2018-06-07《中国报》叶家乌贼  
叶欢玲,外号乌贼,爱书墨,不善言辞,在大自然的怀抱里快乐似孩子。


*注:飞鱼实为被大鱼追捕而飞,不带浪漫色彩。

链接:叶家乌贼

Sunday, 10 June 2018

卧棺记




握着拳头不停轻捶腰节骨,尾椎之酸,让人想变成壁虎,“吱、吱、吱——”扔掉尾巴,径自逃亡。

这样下去,不是办法。马大医药中心骨科医生让我预约时间,做磁振造影检测(MRI)。平日若踏足幽闭无空调设备的老式电梯,或在人群挨挤着的地铁车厢内,我往往呼吸困难。一想到要躺进棺材似的圆筒状磁振造影检器进行检测,当下就几近窒息。

排期做磁振造影检测的焦虑、卧棺的联想,是几个星期前的事了。预约日期到来那天,春节过了一半,接近正午的时候,阳光热辣辣的,我在“图像引导与微创治疗中心”(CIGMIT)登记后,走向等候厅。空调很冷,椅子很硬,等候的人并不多,比我先到的有两个,后来也不过到了另外两三个。我时而站起,时而坐下,又踱来踱去。担心检测进行到一半,肚皮里的水份闹着,想哗哗冒出来,洗手间更是上了好几次。

护士给我两套浅蓝色背脊上结绳的医院袍,叫我换上,又给我浴帽式的帽子。她说,要把内衣裤褪去,所以给我两套医院袍,以免带子松开。我套上第一件,带子结在背后;反穿第二件,带子结在前面。下身裹上橘色的沙龙,在腹前紧紧绑个结。沙龙很长,行走时用手牵起来,才不至于绊倒。帽子密实实盖住头部,耸拉到耳边,头发不会松落下来。

过一阵子,护士来了,见我鸭子走路似的,裂开嘴笑,声音小浪般冲来。护士来叫我,不是领我去走廊尽头的磁振造影检测室,而是通过登记处,进入走廊左侧的房间。大大的诊室里有写字桌和椅子。室内坐着医生、站着护士,一把空椅子留给病人。医生穿着白袍,翻看我那张写满骨科医生字迹的检测表。她问我名字,示意我坐下,循例问了一些问题,解释磁振造影要遵守的几项重点。

我的背部有一条长长的拉链,从胸椎一直到腰椎那么长,皮肤缝合整齐,是手工细致的医生,把几十根螺丝植入我的脊柱,锁紧了骨。医生问:“让你来做这项检测的,是当年替你动手术那位医生吗?”我摇摇头,不是。“磁振造影检测机器的磁铁力比地心吸力强,身上如果有铁磁性物品或体内有金属植入物,是不能进行的。”不过,她表示,脊椎手术的植入物一般是Titanium,应该没有问题。

医生替我在手腕戴上一条病人资料带,插一支注射器,贴上又宽又厚的膏布和纱布,底下一条连接管路垂下来,让我握着,走进磁振造影检测室。冷风扑面,把当年手术后留院的夜晚,冷空气冻至胸底的记忆冲上来。我向工作人员讨一条被单,向敞开的大机器走去。我在机器腹部的平台上躺下,他把小耳塞塞进我耳蜗里,大耳塞盖住我耳朵,腰下垫一个垫子,我头躺在凹陷处,身子移至准确的位置。他又把一个塑料制造软皮囊似的东西塞进我手中,叮嘱我不能动。“如果有问题,按这个。”说完,替我盖上被单。

“一旦中断,检测要重新开始哦。”想起医生之前的叮咛,我闭上眼睛,尽量不去想自己正在进行检测的事。机器运行,起杭、起杭……一阵机器声响了起来,好像在说“启航,启航,休眠舱跟随星舰启航啦!”

机器运行了一段时间,声音暂停片刻。接着,笃、笃、笃、笃、笃、笃……好像锤子一直不断敲打的声音,响了起来,音量极高,如果没有耳塞,我一定耳聋。

漫长的时间,怎么熬?蚊虫落入蛛网,愈挣扎,愈感觉蛛丝无边。我深吸一口气,心想,平静、平静,然后又想,平静、平静、平静。把这当做安静而内省的时刻吧!

集中了精神,想什么好呢?棺材闭上,且让灵魂游离肉身,通往另一段旅程吧。往天堂去好吗?莫要是认错方向,误闯地狱呀!

匡噹、匡噹、匡噹……

哒、哒、哒、哒、哒、哒……

历时多久呢,一组组刺耳难听的声音,持续响着。机器像一只受伤的巨兽,痛得厉害,怪叫呻吟。长长的时光似苦刑,我装一具尸体,一动不动。许多分钟过去,隐形妖女用十分柔软的手指,在我后颈上抚了一下,至肩头,在肩上一吻,好痒,我想动手去抓,合着的眼睛连忙加力,闭得更紧了。不能挨,也要挨,不然重新来过,还是一样。

平静,平静,平静……我在心底默念,试图拂去痒意。痒飞到脸颊去了。接着大腿上也来了个飞吻!——啊,一组组机器声浪,不一样的音节,一样的响。十五分钟过去,兴许是二十分钟,是钻洞机,是——

忍、必需忍、再忍、继续忍……

我不懈地努力,用意志消音,渐渐失去了感知,陷入迷离。忽然声音响起,睁眼一看,我已化身电影Passenger”里搭乘“Avalon”号星舰前往行星“Homestead II”的男主角,在需花费120时间的旅程中,因意外引发故障,休眠中提前90年醒过来……

我眨眨眼,想起自己正在进行磁振造影检测哩!——庆幸没有大动作,妨碍造影。既然张开了眼,眼珠子不由得四转,打量起大机器来。咦,我一双脚怎么曝露在外呢?原来大机器并非完全密闭式的,顶盖距离脸部也很有些空间,如果这是棺材,难道是帝皇之棺?

机器持续聒噪,不久工作人员示意,造影已完成。磁振造影检测时间长,单我一人,造影花了一小时。一部机器,一天只能服务几个人,难怪要排期啊!我把手松开,吁一口气,掀开盖着的被褥,侧身跨下床来,仿佛从另一个时空,回到人间。怕我晕倒似的,护士搀扶着我,走出长廊到大堂。

我到更衣室换回自己的衣衫,那些噪音依然在耳边回荡着。回到等候室,恍惚间似有个印裔妇人,身上一抹蓝,面色凝重问我:“你刚做完MRI?怎么样?可怕吗?辛苦吗?”

“简单极了,”我甩一甩长发很潇洒,回答说:“无非就是闭上眼睛,好好睡一觉……”仿佛说给自己听,又好像在回答印裔妇人。

泰国人卧棺一分钟,开棺出来不良业力已清除,能获重生;我“卧棺”一小时,身体假使有毛病,但愿也很小很小,有而若无啊。


2018年6月5日



Sunday, 20 May 2018

翘班吃火锅?火锅@优品火锅 Upin Hot Pot,Clarke Quay Central



 

玻璃窗把视野开向新加坡河景,室内空间舒适,景观好。服务员亲和幽默。多种酱料任选,几种水果看上去卖相也新鲜,我取的太阳瓜好甜好多汁哦,同事也如是说。

三个锅,三种汤底,因为皮肤对味精过敏,所以中间一个小小的特别为我预备了“开水”。同事们的汤底其中一个是大骨汤,不知道有没有加味精呢?看起来很诱人哦!

食材新鲜,跟我以往常去的中餐火锅店腌制好的肉类不一样,这里是原食材。比方说牛肉片,油花很美哦,感觉是上好的牛肉片。猪肉片也没有猪膻味,也许羊肉也不错,不过我没有尝试。喜欢那腐竹卷,卷得很漂亮,也很好吃,涮一涮就好了。

蔬菜也非常新鲜。莴笋直接整条丢进锅子里,第一次这么吃法,也很香呢!执行董事说,莴笋炒鸡蛋也美味。而其叶子,就是油麦菜啦!还真孤陋寡闻,之前并不知道呢。

我组织在自己碟子的酱料有二:一是芝麻酱撒上芝麻,一是麻油黑醋加指天椒。在组织上班后,第一次能和大伙儿一同吃得那么满足。只是男同事们太安静了,要是跟以往建筑业的同事一样,大伙儿都能打成一片,该有多好!

话说回来,工作日,怎么有闲情吃火锅?莫非是翘班?非也非也,是执行董事的安排和掏腰包,由组织专属司机载送。

吃了免费餐,要卖力工作哦!不记得是女同事还是执行董事打趣说的。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嘛!(自上班以来,觉得自己总是全心全意工作的呀!无关收买胃口😜。)



面书专页:https://www.facebook.com/upindining/
地址:#03-87, 6 Eu Tong Sen Street, Singapore 059817
 (Nearest MRT: Clarke Quay)
电话: +65 6884 6884
营业时间: 每天 11:00am – 3:00am


Sunday, 6 May 2018

新加坡美食:美味Masala Chai & Nasi Biryani @Zaffren Kitchen, Westgate




 



Singtel用户,网上订购,Zaffron Kitchen主菜买一送一。于是,我们来了。

念想中的Masala Chai,怎么少了?

这家餐厅的Masala Chai,比之前去的另一家更美味,味道更丰富多层次,有辣劲,同样的不会太甜。

咖喱,吃起来感觉偏甜,不够辣,奇怪有点腻,原来点错了,点的时候没有留意,点到Butter Curry,肥死啊!

这里的Biryani也很棒,不过不喜欢伴侣点的Dum Mutton Biryani那羊肉,单独点一份Biryani就很棒了,有丰富的spices,尝起来不似有添加味精,是清淡中却不平淡无味的美食。伴侣觉得羊肉的分量和味道都满意。照片没有拍到羊肉,因为盖在饭里啦!

Plain Naan脆脆的,无油,有发酵面香,蘸酱不蘸酱,一样美味。

Zaffron Kitchen墙上贴着许多古老的印度风照片,其他装潢却挺西式的,具现代感,——倒挂的酒杯,大理石吧台,水晶灯,看起来很高档,价格却不至于遥不可及,也许是买一送一的缘故?吃了Naan和Nasi Biryani,又吃羊肉和鸡肉咖喱(分量不会太少),再喝美味的Masala Chai,两人饱餐一顿,含服务税和GST,一共$30。在新加坡商场里的餐厅,这挺罕见了。

Zaffren Kitch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