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19 May 2009

魔幻土林


二零零九年的四月天。我由巴士载着,一路颠簸,穿越了崇山峻岭,抵达一片荒凉的土地:元谋土林。拎了个小背包,我随同世界华人作家团的大队人马,步离巴士。 临下巴士前,陪同的郭医师频频吩咐:“记得带水噢,怕会中暑!”。接待的人员,则在土林景区的入口,给我们每人递了一顶牛仔帽。

我们自四季如春的昆明,一路赴会腾冲、盈江、瑞丽。到了楚雄元谋,霎时见到当顶的太阳,把一路背着的凉风给吓溜了。何止呢,几位老前辈怕耐不住热浪,亦止步于土林的入口:“唉哟,这么晒,我在这里照几张相就好,不进去了!”

我,却感觉到一股魔幻的力量,自土林的深处,召唤。来吧,来——

那是一座座造型奇特、规模浩大,巧夺天工的城堡。太阳烈情的火焰,朗照着覆盖大地的烨烨金沙,俘虏了峭壁原始的黄土色泽。一步步走进,一步步走近。我来到了法国的‘凡尔赛宫’、欧洲的‘古城堡’;更驻足于‘繁华的城市’,‘宁静的宅院’……

那绝非人工建筑,而是天然所成。只有自然界的力量,才能完成这样伟大的作品。可不是?记得大学修雕塑课的时候,我一直想给自己做个满意的雕塑。讲师一再强调,优秀的雕塑,应该可以从不同的角度 看到不同的呈现。那时候我把概念图修了又修,好不容易才拟好一个满意的构图,雕塑工作立体地进行时,却和当初概念产生了极大的落差。要用人力做一座完美的雕塑,谈何容易呀!

元谋土林不愧为与石林沙林,齐称云南三大奇林的中国土林奇观之首。它在元谋的分布,总面积达47平方公里。元谋气候干燥炎热,一组组神奇壮美、各种形态的沙雕泥塑,展露的是峻峭、挺拔、雄浑博大的气韵。壮观的土林,是特有的自然景观,它由水土流失形成,原理类似于云南石林。土林千奇百怪的形状,包括城堡状、屏风状、帘状,高度一般10——15米,最高27米。它群体的组合,更具风采。

走在这个滇中地区著名的“热坝”里,我不理会对它的爱恋会否把自己灼变为灰烬。喜爱美景成痴,哪怕是愚是昧,谁理得着?举起相机,我似一头鹰,凶狠地、准确的,不放 过任何一个角度,捕猎土林的景物。而土林丰富壮观美丽的各个画面,四面八方地围绕着:远的、近的。我想,便是在土林呆上三天两夜,也未必能把占有它的欲 望,满满的填饱自己的灵魂。另外,我带的相机功能欠佳,又没有广角镜;我多怕自己的摄作,会侮辱了它的容貌!

震撼还是属于我的,感动也环抱了我:为这自然之神的艺术群雕。昂首,‘古城堡’的‘雉堞’ 上,一头睥睨着的‘鹰’,正咧着嘴诡异地对我笑:嘿嘿,想象不着吧?自然界就是有这等超乎凡人的创造力,叫特殊的岩性组合,让构造运动、气候、水动力与生态环境等,综合造化出这色彩丰富,规模宏大的天下奇观!
是的,土林赤褐黑黄,各色俱全;沟壑纵横,荒凉粗犷。

然而,世间的美丽,终究需要一些生气来增添它的灵性。人类的想象力,正好弥补了土林所缺欠的这一点。“你看你看,有一只‘小熊’!”有人说。“小熊”端坐在山巅,迎接太阳的火焰。“那里还有‘骆驼’呢!”又一个人说。狮、虎、鹰、雕等走兽飞禽,惟妙惟肖。土林热情了起来。

我继续前行。两座峭壁,高高地耸立在我的面前。侧过身,我自峭壁间狭窄的空间穿越。毛茸茸的小野花,自各个角落探出头来,给我这来自远方的游人问声好。驻足在那里,怎教我不倾心?怎叫我不迷醉?

我突然心怜来着。是谁是谁,让土林沦为了废弃的城堡?

诸位对元谋土林感到陌生吗?那电影《无极》应该有所听闻吧。《无极》中三种色调的场景中,有一个以黄色为主色调的场景。那瑰丽奇幻,又别有远古神秘意味的场 景,一度让看电影的人都想问:“这鬼斧神工的景观,是人造的吗?还是天然的?它在哪里?在哪里?”——在这里,在元谋土林!我正站在它万千的‘城古砖块’ 间呼吸呢……

我对《无极》电影的评价,一点儿也不高;但它讲述3000年 前的爱情故事,外景拍摄地表现的神秘意境,尤其让人神往。无可否认,土林的旅游潜质,因为接纳了《无极》和《千里走单骑》等影视摄制组而被发掘;但我们都 知道,《无极》影视的拍摄,给香格里拉高山草甸及灌木林地带来了破坏,因之,中国掀起了“绿色影视”的倡导。那土林这般让人醉的自然景观被影视发掘,是值 得雀跃欢腾呢?抑该沮丧哀悼?自然景观的继续发展与开拓,它的未来命运,将会如何?——土林里一片静。抬头但见一抹云朵,飞上山间一棵树。自己的命运我们 尚且不能知晓,何来问土林呀?何来问土林。

一枚落叶飘至我的脚下,轻盈地摇走了我的思绪。

我又往前方的幽壑前行。

千百年前呀,是狂风吗,是暴雨?是谁震怒了山岳,与风雨雷霆激战?终,大地演变为今日完美的自然艺术殿堂……

立于土林一角,我被原始苍凉粗犷的氛围,环绕着。近看那土峰土柱;瞭望那无际的古城古堡,我听。我倾听土林说,说它在大约一百七十万年以前,养育元谋人的故事,说当年元谋人活动的场景。听着听着,时光交错了。元谋人出现在我的身旁,他们正活动着。我先是惊讶,后感到兴奋,同时又是胆怯。他们似乎没有发现我的 存在,各自低着头、微张嘴,粗壮的牙齿隐约可见。他们有的修理石器,有的制造刮削器和尖状器。哦,人类的老祖宗呀,我终于瞥见了你们的容貌!但我不敢轻举妄动,仅是战战兢兢地思索。思索该如何开口,与他们交流。元谋人会听懂我的话语吗?

突然,一只厚重的手掌拍在我的肩上。啊!元谋人发现了我?我的妈呀!不要,不要伤害我,我可是无心冒犯!——

元谋人不见了。眼前消失了元谋人对石器加工的幻景,回复了幽谷与烈日下,暴晒的黄土色峭壁,安静的。“往前走咯!又照相又发呆,不怕掉了队,得在这里留 宿?”回过神,原来是一个同行的小伙子,经过我身畔时把我带离了异度空间。幻景的消失,我微感可惜。但他的调侃可提醒了我,别要掉了队,让巴士给开走。心 是这么想,我嘴巴却硬着说:“嘿,那可好呢,我多么不想离开这里。朝阳和夕阳时,它肯定别有一番风味!”“好呀,那晚上黑漆漆时你被困在这里,可不要掉眼 泪!”听他这么一说,我想象黑夜的土林,将有多么的诡异。魅影忽隐忽现,心立时陷上半空。没有光的夜,要是一个人困在这里,还真不是好玩的游戏。嘴角一 翘,我脚步却已不由自主地加快。

我还待把土林更完整的容貌呀,通通收录于我的照相机内。把每一个行走其间的人呀,都捕捉在镜头里。我说土林有一股魔幻的力量,还在于它能让行走其间的人,一个步履一个笑语,一张脸孔一个回眸,都具备叫人颠倒的醉心魅力。不信?看我摄作里的景中人,诸位必将认同。

太阳还是高高地挂着。数朵白云穿掠着蓝天。怎么每移动一步,又是一个动人心魄,壮观的绚丽的景观呀?

“下回再来吧,把你马来西亚的朋友,带十几二十个来,我招待你们再好好走一回!” 一位随同的州领导,不知何时走到了我的身旁。肩上给他这么一拍,我侧过头,一看,同行的其他队友,老早走远了。深呼吸一口,我回望土林说,好吧,咱们走!



  
注:元谋土林位于昆明西北的元谋县。元谋县东倚武定、南接禄丰、西邻大姚、北连四川,属楚雄彝族自治州。元谋四面高山环抱,金沙江潆绕北部,龙川江横贯南北。主要景点有元谋人遗址、元谋人博物馆与土林。


《星洲日报·星云版》2009-05-19


1 comment:

  1. 謝謝歡玲帶我神遊了一次土林﹐也算補充了我臨陣退縮的遺憾﹗
    阿爽 26-5-09 NZ TIME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