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20 July 2017

它与它的前生,相遇在同一个时空——羊角豆( Ladies' fingers)


它与它的前生,相遇在同一个时空。


以前父亲种羊角豆,小小一块地,一整排,四五棵吧,顶多六七棵,花朵盛开,甚是好看。每次羊角豆收成,大篮子装得满满的。母亲装进纸袋,一大袋,一大袋,让我载去万宜给姐,姐老是呱呱叫:上次给的我还没吃完,又给这么大袋,叫我怎么吃呢!

没错,羊角豆一旦长成,若不收割,很快就老,老了吃起来带渣不美味。父母吃不完,给姐,姐跟姐夫孩子们也吃不完。种羊角豆真划算啊,收割个没完。只可惜当时的我,不怎么爱吃羊角豆。

时光会老,人会变。许多年后,我迷恋上羊角豆的滋味,可惜人在狮城,菜市场的羊角豆都是深绿色的,手轻轻一碰,就知道老老的,不好吃。

向父亲要了种子,自己栽种,很快发了芽,可是长得慢,过了半年,很高、很瘦!就是不开花,就是不结果。家乡的羊角豆长成这个高度时,早收割无数次了!

朋友说,新加坡的土壤不肥沃,空气不好,种什么都长不美。瘦瘦的羊角豆,最近终于开了花,花谢结了果。羊角豆收成啦!因为树干太瘦,不能让它继续长,树干已经快承载不住。嫩嫩的羊角豆浅浅的绿,非常好看,拿来煎蛋,简简单单,真好吃呢。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